第十七章 只是想见见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汤瑶的心好像被一把尖刀狠狠剜了一下,疼意细密连绵地涌了上来。

    “你说什么?”她喃喃地看着那丫鬟,四肢百骸都已透凉。

    小七死在梨苑,苏清清的住所。

    汤瑶跌跌撞撞地跑了过去,看到躺在地上的小七,浑身是血,胸口一个子弹窟窿。

    “小七。”汤瑶瘫软在地,轻声唤着她的名字。

    小七鼓着眼,眸子透着惶恐和绝望,双手紧紧攥着一块枣红布料。

    她胸口的血已经和那布料颜色融为一体。

    “她蓄意杀害苏姨太,我刚若不开枪,他们就一尸两命了。”

    阎少琨手中还握着枪,眼眸中没有一丝温度。

    汤瑶抬眸看着他,眼底是说不出的痛楚。

    “小七是我们大婚当日举合欢烛的丫鬟,她陪了我七年,你怎么可以杀她……”汤瑶早已泪流满面。

    眼前这个男人,征战沙场,杀人无数——

    他怎么可以杀了她的小七,杀了他们婚姻的见证人?

    “姐姐,难道我和大帅孩子的命,还比不上一个丫鬟重要吗?”苏清清哭啼啼地缩在阎少琨怀中,她的肚子已经大得连衣服都塞不下了。

    “小七性子沉稳,从来不会犯糊涂,你今日杀了她,索性也把我杀了吧。”

    汤瑶依旧没有搭理苏清清,她不相信小七会伤害那个女人,更何况还是孤身进了梨苑。

    可她更不敢相信,那个说给自己去买梅花酿的男人,转身便一枪毙了她最重要的人。

    汤瑶那刚被阎少琨焐热一个月的心,再次寒凉彻骨。

    这个男人就是她骨头里的一根刺,饮她的血,啃她的肉,让她痛不欲生。

    “带夫人回梅苑,没我的命令不许出来!”

    阎少琨眼底泛着噬人的凶光,怒气之下甚至举枪对着半黑的夜空连鸣三声。

    “嘭嘭嘭”

    苏清清被吓得尖叫,汤瑶却呆呆地瘫坐在小七的尸体旁,像一座没了生命的雕像。

    梅苑没了小七,冷清得像座冷宫。

    过了一月,阎少琨便撤了对汤瑶的禁足令。

    同时也隔三差五便命人送来了梅花酿,可汤瑶放到发霉都没有去动它们。

    那鲜红又冰凉的梅花酿,像极了那日小七胸口的血。

    汤瑶突然厌倦了这样的毫无意义的等死生活。

    曾经她以为自己若离开了阎少琨,便会魂飞魄散。

    可现在她觉得,留在他身边,才是最大的折磨。

    没过多久,梨苑传来喜讯,苏清清早产了一个男婴,母子平安。

    阎少琨高兴得给整个北帅府上下所有人赏了大洋,恨不得立马宣告全国。

    阎母盼了多年终是得了长孙,也是开心得合不拢嘴。

    她每天都去梨苑看孩子,恨不得将这长孙接回自己的宅里养着。

    “苏媳妇儿,你跟我家少琨都是双眼皮,怎么大孙子是个单眼皮呢?”

    阎母盯着粉嫩嫩的小婴儿看久了,隐隐觉得不太像自己儿子。

    苏清清的身子一僵,一丝慌乱从眼底一闪而过。

    “小公子还没长开,等长开了肯定和大帅一模一样!”一旁的奶娘连忙搭话。

    苏清清扯了扯嘴角:“是呀,现在皱巴巴的也看不出到底像谁……”

    阎母所有所思一番,缓缓点了点头,终是消除了疑虑。

    待她离开,苏清清命奶娘将孩子抱到自己身边。

    她看着小家伙那双黑溜溜的眼睛,心底的情绪起伏不断。

    这双眼睛像谁,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才一次,怎么就中标了?

    苏清清恼得攥紧了婴儿包被,却因为太过用力勒到了孩子。

    “哇——”孩子猛地哭出了声,用力到面色紫红。

    “哭什么哭!谁让你长得爹不像娘不像!”

    苏清清一烦躁,直接将孩子往床上一扔。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这孩子再长大一些,面容就定型了,她该怎么对阎少琨解释?

    更何况,孩子父亲跟阎少琨还是那种关系……

    一想起那个男人,苏清清就头痛欲裂。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禀告,汤瑶前来探望孩子。

    苏清清挑了挑眉,眼底闪过一丝阴鸷。

    “快请进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