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蛊毒来源(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厉叔,你先去迎客吧。”凤岚歌适时贴心的道。

    说完见厉福全意动人未动,又淡笑着补充了一句:“放心吧,浩然轩既是表哥的居所,我知道表哥的规矩,断然不会贸然闯入的。”

    她说的如此直白,倒叫厉福全有些不好意思,他冲凤岚歌抱拳一礼:“凤小姐见谅。”

    说完便连忙朝正门处疾步而去,凤岚歌是他看着长大的,她既然承诺了不会进浩然轩,那他便放心了。

    而另一边,待厉福全人一走,凤岚歌脸上笑容立马收了起来,抬脚便往浩然轩的方向走去。

    芃羽快步跟上,语气里明显有些犹疑和担忧:“主子,您这是……”

    凤岚歌没有答话,芃羽见她神色凝重,也不敢再问,二人一前一后,很快便到了浩然轩外面。

    从凤岚歌开始往浩然轩走的时候,芃羽脚步没停,心里的思虑也没停。

    一方面吧,自家主子对厉将军的心思她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厉将军钟灵毓秀、翩翩君子,自家主子也是二八佳人,女中豪杰,何况两人还是表兄妹,如果能在一起,亲上加亲,自然是锦上添花。

    但另一方面呢,感情的事情,终究还是要讲究个你情我愿,而实际的情况,却是“妾有意郎无情”,并且厉将军府内正房里也已经住了位圣上御赐的,花容月貌、倾国倾城的嫡夫人。

    自家主子这么骄傲的人,肯定不可能去给人当妾。

    再说了,就算主子真的脑子灌浆糊,凤副将军也不会允许自己的妹妹犯这种浑。

    只是不当妾,难不成还要把正房嫡夫人一脚给踹了?

    芃羽心中又纠结起来,卫夫人虽然占了她不该占的位置,但她一个京都里的娇弱小姐,千里迢迢的嫁到这苦寒的漠北来,本来就怪可怜的了,如果被休弃,又当如何做人?

    听闻京都那边的女子个个将名声看的比命还要重要,厉将军要真的为了自家主子休妻,那岂不是犯了恶债?

    而且,芃羽眼珠子转了转,总觉得,好像有什么重要的地方被她给遗漏了。

    她这厢心里杂七杂八的念头正跑个没完,忽然听见耳边传来“咚”的一声巨响。

    芃羽惊讶回神,却见走在前面的凤岚歌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在浩然轩门口,潇洒的撩起战袍,坚定的,直愣愣的跪了下去。

    芃羽心中一惊,连忙跟着一起双膝跪地。

    冰冷坚硬的护膝砸在厚重的积雪上,腿间骤然袭来的疼痛与寒冷让芃羽忍不住痛呼一声,不过她的痛呼声却被另外一声坚定而高昂的女声所盖过。

    凤岚歌背脊直挺的跪在前方,冲着浩然轩的方向高声道:“末将凤岚歌,误判军情,擅自带兵迎敌,招致严重后果,特来向厉将军请罪!”

    话毕双掌高举越过头顶,俯身伏于雪地之上,而后起身,如此往复三次,方又接着道:“末将凤岚歌,误判军情,擅自带兵迎敌,招致严重后果,特来向厉将军请罪!”

    一遍一遍又一遍,凤岚歌的动作毫不停歇,请罪的声音回荡在浩然轩门前,卑微又绝望的渴盼着哪怕一丝微弱的回音。

    只是天难遂人愿,凛冽的霜雪裹挟着狂风的呼啸,生生将浩然轩内外,隔绝成两个世界。

    一冷一热,一生动一死寂。

    屋内。

    “冯先生,她身上,果真并无半点烧伤痕迹?”厉钰站在床前,凝眉问道。

    冯知初先前被厉衡“请”进将军府,第一件事就是冲进来给他疗伤,他身上的伤口已经得到初步的处理,只脸色还有些许的苍白。

    听到问话,冯知初气定神闲的将最后一根银针刺入卫若衣的头顶,这才不咸不淡的道:“如果是你说的那种,确无。”

    厉钰一愣:“本将军说的那种?冯先生的意思是?”

    “喏,自己看!”冯知初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随手捏起卫若衣手臂上的一片衣角,将那条近乎血红色的手臂丢到床沿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