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九章 贵的要命(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韩唤枝的左手没有离开他的后腰,伤口在那,他没时间去包扎,可若是什么都不做流血也会让他很快失去力气,那是要害,敌人不可能给他包扎的时间,他离死那么近了,敌人似乎都能看到他死是什么样子。

    所以他的左手一直捏着伤口,那是一种何等的狠厉?

    关柔跌跌撞撞的往前走,所有人都在围攻韩唤枝,倒是她这边没有一个人来管,额头上遭受的重击让她到现在也没办法清醒过来,一阵阵的干呕中继续向前,走路的姿势,狼狈中满满的勇敢。

    她到了围攻韩唤枝的人群外边,啊的叫了一声,像是一头母狮。

    剑刺进面前敌人的后腰里,剑尖戳进去的那一刻血就往外喷涌,她狰狞着转动剑柄,面前的敌人想回头却没办法回头,疯狂的把手往后扫了几下终究还是倒了下去。

    她抽出剑,自己也摔倒在地上,她眼前是一片脚,所以她挥舞着长剑乱砍,前边的人哀嚎起来,有人被扫断了脚踝,有人被扫开了小腿肚子,他们摔倒在地,然后注意到了那个女疯子。

    于是有人扑过来压在关柔身上,两只手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很快,关柔的眼睛开始翻白......她的长剑艰难的刺进上边那个人的心口,因为力气不足,剑一点点的缓缓刺进去,那人的表情一点点的变得凝固然后倒在她身上,关柔拼尽力气想挣扎出来,却没能成功。

    有人抓住她的脚踝把她拉出来,一脚踩在她的小肚子上,这一脚把关柔踩的向上弯曲起来,然后整个人蜷缩成了一团,那个男人抓着关柔的长发把她拉起来,另外一只手里握着的刀朝着关柔的心口刺了下去,刀子即将刺穿心口的那一刻,关柔一把攥住了刀锋,血顺着她的手往下流淌,那人暴怒想把刀子撤回来,关柔往上一仰头咬住了那人的胳膊,狠狠的撕咬下来一大块肉。

    暴怒的敌人将关柔摔了出去,他小腿之前被一剑扫开,踉跄着过来,刀子剁向关柔的脖子,这一刀落地,必将人头分开。

    关柔的剑比那刀稍稍快了一些刺进敌人小腹,拼尽最后的力气翻身,借助翻身的力量让长剑在那人小腹里转了一圈,那人扑倒在她身边,刀子剁在地上,她的长发被斩掉了一截。

    大口喘息着,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她侧头看向人群那边,还想着爬过去。

    人一层一层的围着,她看不到韩唤枝,却偶尔能看到在人群缝隙里炸亮的剑光......韩唤枝的剑很软,所以剑招很独特,杀人也很快。

    他的剑抖出来一朵剑花,面前那个敌人的脖子上就炸开一个血洞,动脉被刺穿,血液如同瀑布一般往外喷涌,那人双手都抬起来捂住脖子,却堵不住血流。

    韩唤枝好像没有离开他刚才站着的位置,四周的人犹如潮水一样一下一下的拍击,在人潮之中他的剑一下一下亮起,于是人一个一个倒地,短短片刻,他四周倒下的尸体已经铺了一层,还有尸体在不断的铺上去,这让他看起来像是在修一口井,四周一圈是用尸体堆积起来的井壁,而他站在井底。

    尸体被撞开一个缺口,咬着牙冲过来的杨东元将长刀刺向韩唤枝的心口,韩唤枝的长剑在半空之中划出来一道漂亮的弧线,完美且迅疾,剑锋将杨东元的手腕斩断,长刀和手落下来,他的断臂戳在韩唤枝身上,却没有什么意义。

    韩唤枝一剑刺死身边靠近的敌人,收剑回来的时候剑柄撞在杨东元的太阳穴上,这边的太阳穴瘪了下去,另外一边的太阳穴却好像鼓了出来。

    杨东元的两只眼睛骤然僵硬,很快眼睛就变成了红色。

    倒下去的人并没有什么特殊,只是众多尸体之中的一个罢了,没有人会在意,韩唤枝不在意,杨东元的同伴也不在意,他们已经疯了,此时此刻他们好像看不到死亡也不知道恐惧,只有将韩唤枝的人头割下来他们才会满足,在大雨之中举起韩唤枝的人头应该是一种壮举。

    雨水依然在落着,血水让地更加泥泞。

    陆王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韩唤枝身边最后两个黑骑也倒了下来,他们拼尽了力气,战至最后一刻。

    韩唤枝没有看他们,他不能分神,也不能去救他们,此时此刻的韩唤枝显得无情,因为他不想让十几名黑骑士兵为了保护他而白白死去,他让自己活的更久一些才是对得起那些部下,他左手压着后腰上的伤口,右手的长剑不停的刺,不停的扫,不停的劈砍,软剑能缠住一个人的脖子,剑离开的时候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

    突然,他一剑落空。

    四周变得稍稍明亮起来,雨水冲刷着他的锦衣,噼噼啪啪的声音变得那么大,韩唤枝微微一怔,这才反应过来雨水的声音变得那么大是因为周围的喊杀声已经消失不见。

    地上全都是尸体。

    他竟然杀光了所有人,粗粗的估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