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第九十八颗星(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舒瑶在森善工作这些年, 一共换了三个住处, 从最先的工厂宿舍到还建房老小区,后面因为她带她妈来S市一块生活,找了一个环境好的新小区;两居室,客厅和主卧都朝南,向北的小房间带一个阳台。

    然后, 她用工作以来所有的积蓄,付了这套房子的首付。终于,她在S市有了一个像样的归处。

    人的感情一向是复杂又简单, 之前她妈催着她结婚,等她买下这套房子, 她妈也不那么着急了;大概也是知道急也没用, 惹得她心烦,也惹得自己心烦。

    婚姻和房子,总有一样要安定下来。

    她妈这样说。

    她和赵中信谈了不到两个月的恋爱,以结婚的目的, 恋爱谈得平淡如水,却符合她这个年龄该有的心境。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决定和赵中信在一起的, 有她妈的催促,也有她自己的考虑, 更多是某个时候的感动。

    当她得知她爸住院的那段时间, 赵中信托朋友关系帮忙照顾,当她父亲下葬的时候,赵中信过来送了一份礼钱。

    还有……当她生病胃疼, 赵中信替她买好药送过来。

    舒瑶之前觉得自己不会被这些小恩小惠打动,也不是一个看重俗世之礼的人,可是当她像是一条鱼处于干涸地岸上,一滴水也会让她充满感激。

    所以,就这样吧,她人生的没办法完美和体面,至少还可以落个完整。

    可是,如果她只是求一个完整,每当赵中信和她讨论结婚事宜的时候,内心为何还有隐隐的抗拒,舒瑶有些厌倦自己这个样子。

    她要一个痛快,却陷入了另一个沼泽里。她看向另一个方向,季柏文依旧高高在上地立在她前面,然后他朝她伸出了手。

    用一贯倨傲的语气对她说:“舒瑶,把你手给我,我拉你上来。”

    她欲要伸出自己的手,季柏文平静的面容变成了嘲讽,目光更是气势逼人地看着她说:“你看,如果没有我,你只会过得更糟糕。”

    ……

    她从梦里惊醒,坐在榻榻米上看向外面的月色,一轮静悄悄的下弦月,月面朝东,即将日出黎明。为什么天要亮了,她却害怕了?

    无人岛回来,季柏文在车里的那几句话,彻底终结了她和赵中信的“男女朋友”关系,事后,赵中信同她提出了分手。

    她答应了。

    那天两人见面,她也要说分手。

    赵中信其实是一个不错的人,她知道他有他自己的心思,可是对人对事谁没有自己的心思,她也有。

    “舒瑶,既然我们都分手了……我觉得还是要把事情告诉你。”赵中信双手相握,反复地犹豫了很久,真诚地望着她说,“就是关于你爸住院的时候,我是跟朋友打过招呼,但是我朋友前阵子跟我说了,他并没有做什么。“

    “不好意思……我也是前阵子刚知道的。”

    “所以,你之前提到安排了病房和主治医生什么的……应该其他人在帮忙吧。”

    “那个人,我想应该是季柏文,以森善和医院的关系才可以轻松做到,却不被人知道。”

    “……”

    赵中信说了很多话,舒瑶默默地听着,说到最后两人都不好意思了,也感谢交往期间他和她只是牵过手,不然一定更尴尬。

    赵中信也是,从同交往开始就是他的一场黄粱一梦,终于他梦醒了,如果明知道留不住人,还不如选择大大方方做个好人。

    这也是他多年以来做人的准则,对金钱上计较小气,对人和事上却很宽容大方。所以,外人对他的评价是适合过日子的老实男人。

    这也是之前舒瑶看中他的地方,她想找一个适合过日子的男人。

    可是,她的世界比他要大那么多,又怎么能过好日子,就算她能“委屈”自己,他也觉得配自己“委屈”了她。

    毕竟,季总都向他“宣战”了……

    “你会和季总在一起吗?”赵中信问她。

    舒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对于这个她本要选择结婚的男人,她连对他说出心底话都不愿意。

    “季总家里有钱,能力好,长得又帅,可以配得上你。”赵中信又酸酸地说。总归,他也不是真的大方之人。

    舒瑶自然听出了赵中信藏在话里的调侃,或许没有别的意思,却让她有些难堪。心里,她又很轻松。

    因为她从泥潭里出来了,就像做的梦一样,伸手拉她出泥潭的人是季柏文。

    回去的路上,她买了一些面包,然后在小区大门外,看到了季柏文停在一旁的悍马。他的人就跟他车一样,嚣张又强势。

    可是,过来等她的季柏文却看起来有些温柔,他没有多提她和赵中信的事,像是老同学般聊起了天:“这个小区挺不错的,我听舒婶说你已经买了下来?”

    然而这个样子,都不像季柏文了。

    她低头笑了笑,直接问他:“你找我什么事?”

    她声音也很温和轻柔,不管她和他之前在言语上有过怎样的冲突,每次再见还是能心平气和地说话。

    季柏文将手从口袋里拿出来,慢慢悠悠地站直身体,望着她说:“舒瑶,我们聊一聊好吗?”

    第一次,她在季柏文这里听到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她所在的小区后面有一家清吧,七月盛夏,桌椅都摆放到外面,路边有歌手驻唱,季柏文走过去点了一首老歌。

    他和她面对面坐着,用最真挚的方式说话,像是回到了高二盛夏的晚自习夜里,他背着她从教室去医务室,医务室回来他和她去了操场。他对她说:“舒瑶,你也考人大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