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第九十七颗星(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舒瑶来森善工作的前几年, 租住在一个非常老旧的废弃的工厂宿舍单间, 房租很便宜,也不是合租的那种,每个单间都住着形形色色的外来务工人员,周围几乎没有S市本地人。

    她买了几百块的布帘,将房间装饰了一番, 唯一没办法改善的是洗手间,好在只有一个人使用。

    她的工资其实不错,奖金也很可观, 季柏文并没有任何亏待她;可是她想得太多,她妈常年吃药, 爸爸身体也越来越差, 他们的社保又少得可怜。她保障家人的提前,还想给自己存一笔嫁妆,或者在S市付个小房子的首付也好。

    大概是对未来的规划太多,她毕业后每走的一步, 都显得步履维艰。

    她每天穿着整齐干净的职业装出现在森善大楼,晚上穿着三厘米高跟鞋回到飘着各种饭香的工厂宿舍, 工作体面,生活却拘谨。

    有一次, 她的脚不小心扭到了, 穿了一双平底单鞋上班,她底下的秘书朝她推荐起了菲拉格慕的鞋子,并用崇拜的口吻对她说:“舒瑶姐, 如果我工资像你这样高,一定每个月都任性地买买买了。”

    舒瑶有意忽略来自这位年轻女孩话里的言外之意,一笑置之。她前段时间看一篇文章,批评现在的女孩工作之后大多都是月光,可是她怎么那么羡慕那些月光女孩呢,月光也是需要底气的不是吗?

    她扭伤了脚,却临时收到通知陪季柏文出差外地,来不及收拾就坐上了车。她特意没穿职业裙,款式宽松的阔腿裤挡住了肿得老高的脚踝,没有穿高跟鞋,站在季柏文旁边显得更是矮了一截。

    季柏文向来是一个急性子,尤其是参观制药工厂的时候,他自己走得快还要求她跟上他,一天下来,她的脚几乎废了。回来的路上他发现了异常,让司机送她回去,那天鬼使神差她没有拒绝,不知道脚太疼了还是其他缘故。

    她和季柏文双双坐在轿车后座,前面司机小心翼翼地走着小路,她默默地数着外面一盏又一盏划过车窗的路灯。

    数着还有几盏灯之后,她从他车里下来,

    很久没有提起往事,那天季柏文突然对她说:“舒瑶,你以前好像更柔弱一些。”

    她转过头,开着玩笑说:“柔弱怎么当你助理?”

    季柏文也笑了,顿了下,他说:“我的意思是,像今天这样扭伤脚,你完全可以跟我说。我想我应该不是一个特别残暴的上司吧?”

    “何况,我们除了上下级,不还是老同学吗?”

    季柏文的话,令她呼吸微微发热。

    车内视线昏昏暗暗,一天的奔波,季柏文面容也有些疲倦,人似乎也有些累了,靠着车座说:“后面你先休息两天吧。”

    “季总,我没事。”

    “别倔。”

    “好的,谢谢季总。”

    季柏文转了下头,车子停在了前面工厂宿舍的外面,他落下车窗看了眼四周的环境,待她下车之前说:“舒瑶,我最近在想我把你招过来是不是做错了。”

    “季总,你觉得我做的不好吗?”

    “不是,我觉得我怕多了一个好助手,却失去一个好朋友。”季柏文看向她,眸光里多了一份幽色。不像原先那么凌厉,不管看谁都是一副不太顺眼的样子。

    某个瞬间,舒瑶觉得自己藏好的心意又像是头顶那轮明月,摇摇晃晃地移出了乌云里。

    毕业工作之后,她人生有很多规划,买房,努力在S市立足,让爸妈过上好日子,找一个靠谱般配的丈夫……他原本还存在她的梦想里,可是梦想不是规划,规划是可以实现的目标,梦想却是一念之间的遐想。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她下意识收回视线,季柏文接听了手机。

    他还未出声,她先听到了从听筒里传出来的女声。

    她希望乌云快速将月色遮挡,将她的心思完全遮掩起来,密不透风,如果可以,化成一阵雨,痛痛快快地下一场。

    “季柏文,我下车了,谢谢你让司机送我回来。”她扬起一份笑意,客气道谢,转身走下了车。

    她突然觉得,一块藏起来,除了心思,还有她的尊严和骄傲。

    后面车头大灯照着她,她将脊背挺得笔直,突然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线,季柏文从车窗探出头,对她说:“过两天陪我去接一下贝贝,她来这边上学了。”

    ——

    贝贝来了。

    可是她和季柏文并没有接到贝贝,她站在旁边听季柏文打周庄汤叔叔电话,汤叔叔一句话让季柏文差点跳脚——“贝贝已经去了啊。”

    “不是今天才报道吗?”

    “那个贝贝说要提前过去熟悉环境。”

    “那你们——”她感受到季柏文压在喉咙里的抱怨。

    “哎,贝贝说要锻炼自己独立能力,我和你妈当然要给她这个机会了,而且周庄到S市也没有多少路,她是坐旅游车过来的。”

    “咳咳,贝贝还特意叮嘱了我们,让我们不要告诉你,免得我给她拖后腿……”

    季柏文挂上了手机。

    她跟着季柏文去了戏剧学院,学校宿舍里贝贝早已经自己铺好了床铺,晚上,季柏文带贝贝去了S市一家高档餐厅吃饭,她陪同。

    贝贝和季柏文这对兄妹,感情比任何人都好,可是有时候再好的感情都会有变化。

    贝贝刚来到S市念书的时候,每个周末抽空会找她玩,有时候提到季柏文,口吻难免有些失落,垂头丧气找她倾述:“舒姐姐,我觉得我和我哥有距离感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