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第九十二颗星(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茶馆分上下两楼, 典雅大方的中式装修, 每个包间各有特色;联系她的电视台领导已经等在了二楼包厢,汤贝提前说了带老公一块过来,当沈时露面的时候,这位站起来的中年大叔面上流露出了一丝讶异。

    沈时朝他点了下头,礼貌伸出了手。

    电视台领导收了收神色, 同沈时友好地握了握手,转而看向她,再次笑意吟吟地伸出手:“大名鼎鼎汤三哥, 终于见到了……我可是你忠实的粉丝啊。”

    ……她的粉丝?

    汤贝看了看大叔这张成熟严肃的领导脸,总觉得有些不敢置信呢!

    中年大叔连忙加了一句 , 像是特意强调一番:“是你每期放在S大附属医院官博视频的忠实粉丝。”

    汤贝:……

    “坐, 坐坐……”中年大叔转身指向茶座,一脸从容愉快,对她和沈时说,“我们边喝茶边聊天。”

    坐下之后, 他又递给了她和沈时两张名片,汤贝原本随意一看, 看到台长两字,瞬间不随意了。更让她意外的是, 台长大人貌似认识沈时, 虽然两人完全夷然自若地交谈着双方的想法,没有提到之前见过面或认识的话。

    双方交谈的内容,就是关于台长大人提议制作一部医疗纪录片的计划, 同时坦诚灵感来源于她最近的视频《逢生》,看完之后非常有感触。

    “如果制作了,我们同样可以叫《逢生》,聚焦癌症肿瘤病人。”台长这样说,然后目光期待地看着她,“所以不知道三哥有没有兴趣呢?我觉得这将会是一档非常有社会意义的纪实节目,现在癌症发病率逐年增加,尤其在中国,一天超过1万人确诊癌症,这个数字非常可怕,但是随着寿命的延长,每个人得癌的概率还会随之提升……怎么让大家正确科学地对待癌症,给不幸患癌的病友一些鼓励和正能量,包括给他们建立更健康心态、更好的生活方式,都是我们可以在纪录片里表达出来。”

    “当然,这些都是你之前在做的事,也影响了不少人,这里面就包括我。但是一个医院官博的影响力总归是有限,所以我才打算用S市电视台的资源跟你合作,联手制作《逢生》纪录片,中间我们也会有专业的团队提供给你。”

    汤贝:“……”

    她看向沈时,然后沈时对台长说:“合作方式我们大致清楚了,有几个问题是,贝……三哥在这档纪录片拍摄过程里担任什么身份,每天工作量,拍摄档期多久,还有具体拍摄地点。”

    对对!汤贝连忙点头。

    台长大人又开始巴拉巴拉地说了起来,说到最后,强调了说:“原本这些应该由策划和制片人跟你详谈,但是为了表明我们电视台的诚意,我觉得我亲自过来比较好……三哥,这也是你的一个机会,虽然我知道你们并不缺机会,但是我觉得你是一个有想法有信念的年轻人,我之前也关注过你的之前作品,如果你不是热爱医疗记录片,一定不会涉入这个领域。”

    ……其实并不是呢。

    汤贝摇摇头,看了眼沈时,然后对向台长说:“我之所以到东院拍片,主要是……我老公的关系。”噢,她好像忘了介绍沈时了。

    然后,台长的反应果然证实了他认识沈时这件事,他看向沈时说:“沈医生,如果可以,更希望你能给我们这档纪录片担任医学顾问……不管从哪个角度,你都是最合适的人。”

    这个没错,如果她答应同S市电视台一起制作《逢生》纪录片,不管挂名或不挂名,她的顾问肯定都是沈时。

    “另外拍摄地点,我和你们的田院长是老相识了,加上前几期宣传视频反响这样好,我和他已经大致聊了聊……你的手机号码,也是我从田院长这里要来的。”

    汤贝:“……”难怪昨天对于她中止合同的事情,田院长表现得那般和蔼可亲,还说什么欢迎她再次回东院拍片。

    Orz!从头到尾,只有她自己不知道么?

    不过,同电视台合作制作《逢生》纪录片这件事,虽然吴台长说得十分有诚意,各方面都符合她之前对合作的期待,沈时也没有替她立马答应下来。

    她还是想再考虑一下,毕竟她是真的打算放弃在医院拍片这件事,结果绕了一圈,她又要回到东院拍摄抗癌纪录片?

    不过她和沈时跟吴台长聊得不错,尤其是关于癌症肿瘤的话题。

    “实不相瞒,我以前也得过癌。”吴台长笑着说,毫不介怀地袒露自己患过癌的经历,甚至言语之间还透着一丝骄傲。

    汤贝看着吴台长这张气色红润健康的脸,真有些不敢置信他患过癌。不过吴台长看起来挺削瘦,却是精气神十足的精瘦。

    “胃癌,幸好检查出来早,然后切了大半个胃。”吴台长解释说,顿了顿,“后面我再也不敢昼夜颠倒的工作,饮食作息都规律了,前阵子我还去东院检查,指标都在正常了。”

    汤贝有些明白为什么吴台长找到自己了。

    因为得过癌,才对癌症有着这样深入的体会吧。毕竟《逢生》是一档公益性纪实纪录片,从商业角度并没有太多回报,能拉到的赞助都是少得可怜。

    ……

    汤贝和沈时从茶楼下楼,跟吴台长握手道别的时候,吴台长看着沈时说:“回头我上门拜访沈教授。”

    汤贝:“……”心底,暗暗吸了一口气。

    果然!吴台长认识沈时……

    车里,沈时解释一番,虽然他和吴台长的确算是认识,但这次纪录片合作的事,他真的不知情。

    “真的吗?”汤贝扭过头问,心里有些小别扭。

    沈时点了下头,眼神安静澄清地看了她一眼,他有撒谎的必要吗

    沈时说了他和吴台长认识的原因,并不是吴台长找他看过病,而是他年少时期参加过吴台长策划的一档围棋比赛节目,也是那档节目的播出,他成为了几家媒体争相报道的话题人物。然而对于这段经历,沈时不想提及太多,年少气盛不懂得克制并不是什么好事,加上后面他选择出国,才淡出了媒体的视线。

    可是,网上并没有沈时参加过围棋比赛信息啊?

    “我参赛的时候用的是化名。”沈时告诉她说。

    汤贝:……所以,沈时也有小号?

    快!把他小号告诉她!他和她都成为夫妻那么久了,她居然还不知道老公的小号……

    小号这个说法让沈时轻轻一笑,也幸好当时他用了化名,除了学校老师同学知道他的身份,其他身份资料还处于保密阶段,加上那时候网络信息也没有现在透明。

    回去的路上,汤贝搜索沈时中二时期取的化名“夏时焉”;沈时参赛是初中的时候,也就是她给自己取名“天才贝贝”的时候,对比一下,沈时的中二期还是比她强很多。

    若使一流闻见里,故知厌倦有时焉。多有范儿啊!

    所以,是她理解的这个意思吗?她问沈时,眼睛里藏着小星星。

    “不是。”沈时否定她,开口说,“夏是我外婆的姓氏,时焉是我外公以前的字,具体意思我不太了解,不过我想应该时焉,命焉,造化焉的意思,他以前是一个诗人,不过没有机会安享晚年。”

    具体原因没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