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第八十四颗星(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送礼是一门技术活, 汤贝贝显然比季柏文要擅长一些。毕竟天生的亲和力, 有时候可以起到关键作用。

    门微微开了一丢缝儿,随后打开了小半扇,崔祸祸小朋友重新立在她面前,抬着头对她说:“……你进来吧。”

    汤贝抱着小黄人进了崔祸祸小朋友的家。

    为什么她会来找崔祸祸,原因是这两天她给崔延辉拍摄采访回忆录, 一方面总结他这一生,另一面想给他儿子崔祸祸留个回忆。

    汤贝对崔延辉并不太感冒,可是当崔延辉说出他儿子名字的时候, 心里有些被牵动。她以为祸祸是一个小名,然而祸祸大名就叫祸祸。

    闯祸的祸。

    崔祸祸是崔延辉一次“闯祸”的意外。对于这个意外, 崔延辉同样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 可是祸祸一直很乖,默默地期待,默默地长大,然后默默地离开了崔延辉。

    这套房子是崔延辉离婚之后给他前妻和祸祸买的, 大豪宅,像是安置终于甩掉的麻烦。

    然后, 前妻带着祸祸从北京的大房子搬到了S市的大房子,生活质量没有太大的改变, 祸祸也转学来到了S市念小学一年级, 变成了一个单亲小孩。

    崔延辉说起儿子的时候最多的一个字是乖,“他真的很乖呢。”“不过我觉得男孩子太乖没出息。”“不过祸祸还是很聪明的,这点随我。”

    崔延辉又跟她说了几件事, 都是关于祸祸的,比如以前不管他多晚回家,祸祸都要等他回家才睡;祸祸还能记住他的电话号码,会用家里的座机偷偷给他打电话……

    不过当时他以为是前妻怂恿教儿子这样做,心里更是厌烦,对祸祸也更加没有耐心。外面花花世界太过精彩,一儿一妻的家庭生活就显得无聊而乏味了。

    对了,祸祸一直在学击剑,就是不知道他现在学得怎么样了。祸祸喜欢电影里各种英雄人物,最喜欢的角色是蜘蛛侠,Spider-Man

    所以祸祸的英文名字也叫Parker,同他喜欢的蜘蛛侠同名。

    因为保姆刚去买菜,妈妈今早又去加班,现在家里只有祸祸一个人,客厅的曲屏电视还放着电影,祸祸给她开门之后,就回到沙发上继续看动画片蜘蛛侠。

    没有招待她,也没有赶她走。

    汤贝把带来的小黄人送给祸祸,祸祸看了看她,一声不吭地将小黄人拿到了他那边。汤贝转过头,不知道过了多久,祸祸说了一声谢谢。

    细细弱弱,语气还很犹豫。

    汤贝立马转过头,回以笑脸:“不用谢噢。”

    祸祸没有再理她了。

    汤贝其实是过来找祸祸妈妈的,因为崔延辉想给儿子提前过一个生日,这需要得到祸祸妈妈的同意。汤贝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揽了这个活,可是见到祸祸的时候,她觉得如果可以的话,她也希望给祸祸留下一个特别回忆的生日。

    “祸祸,你知道你妈妈的手机号码吗?”汤贝问祸祸。

    祸祸掀起眼皮,给她报了一串号码。

    “那你还记住你爸爸的手机号码吗?”汤贝又问。

    祸祸没有说话,回过脑袋,继续看起了电影。“我没有爸爸。”过了一会,祸祸别扭地说。

    听到祸祸这句他没有爸爸,汤贝胸腔微震,一丝丝酸楚蔓延着心底,尤其是结合病房里崔延辉一口一个祸祸最喜欢的人就是爸爸。

    汤贝叹了叹气,就在这时,祸祸转过头对她说:“你不是我爸爸派来的快递员么?你怎么不知道他的号码。”

    ……呃,她只是不知道怎么跟祸祸聊天。

    让她意外的是,祸祸还是给她报了一串号码,垂下眼皮说:“这是我爸爸的。”

    这个号码,的确是崔延辉的。

    “不过我已经很久没给他打电话了。”崔祸祸说了起来,像是打开了话题,然后用一种郑重的语气说起他的想法,“他不要我和妈妈,他是坏人。”

    汤贝不知道怎么回祸祸的话,伸手摸他的脑袋,突然祸祸眼睛蓄满了眼泪,憋着小脸问她:“他是不是生病了,快要死了?”

    “祸祸,这是谁告诉你的?”汤贝对上祸祸的眼睛,小心翼翼地问。

    “钱阿姨,我家里的保姆……”祸祸告诉她,然后倔强地擦了擦眼泪,“可是我不会去看他。”

    汤贝内心那个复杂。

    在她来之前,崔延辉就已经找了几波人跟他前妻商量可不可以带祸祸去看看他,可是都被拒绝了。她其实也不想勉强祸祸的妈妈,可是有时候感情是矛盾而复杂,尤其是对小孩子,多一点好的回忆总比成长在空乏和充满愤怒的想象里好。

    不知道为什么,祸祸还让她想到了她哥季柏文,她不认识她哥小时候的样子,等她记事后,她哥已经变成倨傲敏感的少年。

    等保姆回来,汤贝离开了祸祸家。

    季柏文重新提着礼品回到车里的时候,接到了贝贝打来的电话,听筒里贝贝声音有些沮丧,低低地叫了他一声哥。

    季柏文坐在驾驶座,心里一紧,握着手机问:“贝贝,你怎么了?”

    汤贝同样坐在她自己的车里,脑袋抵在方向盘,顿了下问:“你现在有空吗?”

    “怎么了?”季柏文还在问,想出来一个可能,立马问她,“是不是沈时欺负你了?”

    汤贝忽然抬了下头,连忙说:“不是啊。”

    季柏文没有声了,原本心情就不好,靠着驾驶座说:“有空呢,正要回公司。”

    “噢。”汤贝应了声,“我就是想跟你聊聊天。”

    有时候,人一旦在失意的时候,亲情就显得格外温暖动人了。当然这句话更符合季柏文此时此刻的心情。

    既然贝贝要找他聊天,时间又刚好是饭点了,加上他和贝贝已经好久没有一块吃过饭,季柏文索性就提出来一块吃个饭。

    至于沈时,季柏文特意交代一下:“沈时过来挺麻烦的,就别叫他了。”

    傍晚,汤贝和她哥约在森善大楼对面的商业广场吃饭,季柏文给她点了七八个菜,见到她的时候一副怀疑沈时没给她吃饱饭的样子,要一口气给她补回来。

    汤贝想到了以前她刚来S市读大学那会,每到周末她哥就带她出去吃一顿大餐。

    点菜风格一样夸张又浪费。

    汤贝想跟她哥聊的事是他的小时候,她没有参与过也很少问及的过去。季柏文看着她,身子往后靠了靠:“怎么问这个?”

    汤贝:“关心你啊。”

    季柏文有些好笑,对她说:“贝贝,哥都三十二岁了。”

    但是,她觉得他身体里依旧住着一个倔强而幼稚的小男孩啊……

    季柏文也没有瞒着,简单地说了一些他小时候的事,一些记住的,一些差不多已经忘记了的;关于季林森的很少,因为他的童年几乎没有季林森的痕迹。

    可是,父亲对于一个男孩的成长有着难以忽略的意义。

    汤贝说起了祸祸,提到祸祸的时候,季柏文主动问出来:“崔延辉的儿子吧。”

    她点头,又说起了关于崔延辉想给儿子提前庆生的事,然后看着她哥季柏文问:“哥,你觉得给祸祸留下一个爸爸给他庆生的记忆,是好事,还是坏事?”

    季柏文扯了下唇。

    手机响了,汤贝拿出手机看了眼号码,沈时打来的。她接听手机,大致跟沈时说了几点回家。

    挂上电话,季柏文对她说:“……应该是好事吧。”

    汤贝抬眸。

    季柏文继续扯了下唇,眸光闪了闪,突然说起了令她猝不及防的真心话:“贝贝,在你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我其实怨恨过我爸,后来我来到了周庄,认识了汤叔,更加怨恨他了,因为觉得他根本不在乎我。后来你出生了,我更羡慕你有汤叔这样父亲。”

    “哥……”

    “大概是季林森从来没有为我做过什么事吧,包括小时候生日,都没有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