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第八十二颗星(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昨夜汤贝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 最后唯一留住的印象是,昨晚她好像有点……嗲?

    但也很……热情。

    第二天醒来室内灰暗分不清现在是几点,听到洗手间传来的洗漱声猜测时间应该还早。她光着脚下床打开厚实的亚麻窗帘,外头已经天光大亮。

    大片阳光直斜进来,透过窗玻璃射入了她的眼睛, 她微微眯着眼睛,觉得还有些困,再次回到了床边, 倒了下去。

    她想,昨天舒瑶被她哥带走, 不知道她哥有没有好好送舒瑶回去……

    沈时出来, 就看到有人悬着双腿躺在床上,半眯着眼睛对着天光板,不知道是在犯困还是思绪飘荡。

    “沈时,现在几点了啊?”她出声问他。

    沈时报了一个准确时间。

    “啊, 那你上班不是迟到了吗?”汤贝一下子急了,从床上坐起来。

    “今天补休婚假。”沈时说。

    噢, 汤贝嘿嘿地笑了下,继续倒回到了床上, 大脑突然恢复了少许清醒, 想到昨晚她口齿不清地两句话,涨死了涨死了。

    面颊就开始发热。

    她说的话,好像前阵子小黄文里女主说的台词……而她, 居然也说得那么顺口。

    无端地,感受到沈时从上面投来的神明般视线,汤贝更没办法回顾昨晚的自己,只能说醉酒害人。

    “昨晚我是不是喝多了?”汤贝轻声问,然后坐了起来,装作失忆的样子。

    可是沈时没失忆,但是他也不否认,昨天她是有些醉了。

    好害羞啊。汤贝伸手抱住沈时,将脸靠在沈时怀里,她和他是夫妻了,不管她是什么样子,他都不能笑她。

    突然,汤贝又想到一件事,昨晚她都醉了,别说喝得更多的舒姐姐……

    沈时好笑地揽着坐在床上的人,商量说:“起来吃早饭吧,今天难得休息,有没有想去哪里玩?”

    话里的意思,今天他的时间都给她。

    汤贝心里还想着舒瑶,有些依恋也有些撒娇地朝沈时开口说:“怎么办,我真的好想舒姐姐当我嫂子。”

    沈时:“……”

    有人将这句话说得像是跟他要糖果。沈时顿了一下,才回道:“这个你可能要跟柏文说。”

    汤贝自己也被自己的无理样子逗乐了,可是如果她真这样对季柏文说,她哥可能会回她一句:“不好意思,那我也不想沈时当我妹夫。”

    汤贝跟沈时下楼吃早饭,沈爸爸已经吃好了,正蹲在楼梯一角喂四哥,一口一个四哥四哥地叫着。

    完全没有发现她和沈时下楼来。

    汤贝从楼梯来到沈爸爸后面,她对沈爸爸的称呼在婚宴那天就省略了前面一个字,加上最近她和沈时都回家里住,对沈爸爸的称呼已经非常顺口,甚至叫得比沈时还多,很多。

    立在沈爸爸后面,她笑吟吟地道了一声早:“爸爸,早啊。”

    沈教授手里拿着狗粮,回过头,同样笑呵呵地跟她道早:“早啊,贝贝。”

    四哥晃起了尾巴,也来到了汤贝的身前,汤贝蹲下身摸了摸四哥的脑袋,又对沈教授说:“爸爸,四哥遛过了吗?”

    一口一个亲切顺溜的爸爸,沈教授觉得自己不像多了一个儿媳妇,而是多了一个女儿。

    “遛了遛了。”沈教授嘴角含着笑,没有深思多说一句,“今天你们都起晚了,我心想应该是沈时今天休息,也就没有叫你们。”

    “额……”汤贝转了转脑袋,视线偷偷偏向沈时那边,然后快速收回。她和沈时起晚的原因可能不只是沈时今天休息……

    “对,我们睡过头了。”沈时回了父亲的话,人从楼梯走下来,然后将手放在她后背,带着她去了餐厅。

    早饭的时候,汤贝给舒瑶发了一条消息,大致就是问舒瑶昨晚还好吗?

    舒瑶一时没回她。

    汤贝又给他哥发消息,正要点击发送的时候,沈时接到了一个电话,简单两句之后,抱歉地看向她。

    汤贝已经明白,开口说:“没关系,你去医院吧。”

    有时候就算在休假,作为一个主治医生也会临时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因为病人的情况会出现变化。同样不管什么情况,都是病人为重。

    因为今天呆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汤贝跟着沈时一块去了东院,顺便制作下一期视频。

    她下一期宣传有些沉重,围绕着癌症年轻化的主题,视频里的主角们都是四十岁以下,他们有的是正值壮年,身上还扛着一家之主的责任和负担,可是自己却成了全家的负担;有的是连恋爱都还没有谈过的年轻女孩,她说自己喜欢壮一点的男人,当然还要有幽默感;有的刚体会了成为一个母亲的滋味,为了孩子在拼尽全力地同癌症抗争……

    这个视频,汤贝一直没有勇气剪辑,虽然面对她镜头的时候,他们面上都带着笑。

    她坐在MDT科室外面的花园咖啡厅,耳朵戴着耳塞听歌,情绪有些压抑,然后趴在桌面闭了会眼睛。

    眼眶不知不觉微微湿润。

    有时候生命不怕在痛苦无望里戛然而止,最怕在幸福无知里急转直下。

    “喂,贝贝……”对面传来一道叫她的熟悉声线,语气有些迟疑,由于她戴着耳塞,季子珊叫了她好几声,她才抬起头。

    立马,摘掉了耳塞。

    “嗨。”她扯了下唇,打招呼。

    季子珊也扯了下唇,问她:“你刚刚是在制作视频吗?”然后,看向她的眼角。

    汤贝想到自己眼角还湿润,尴尬地擦了下眼角说:“我在整理采访视频,看到一些画面有些难过。”

    季子珊点点头,完全理解汤贝看到这些采访视频会有难过的情绪,同样她妈检查出甲状腺癌的那几天,她整个人简直低落到了谷底。

    可是,很奇特的是,她妈手术之后整个状态反而比以前好了,主要是心态和以前不一样了,当然她也知道她妈心里在畏惧。

    因为畏惧,变得勇敢了,甚至心胸都阔达了。

    “我后面就要离开东院的MDT科室了。”季子珊主动开口,聊起了她最近做出的决定。

    汤贝第一反应是:“你实习结束了吗?”

    季子珊摇头,笑了笑说:“不是实习结束,而是趁着现在还来得及,换一个专业。我原本也是临床外科,但是我的心理素质可能不太适合拿手术刀,趁早放弃为好。”

    就像她对沈哥哥的感情,如果早点放弃,也不至于最后难过的是自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