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第七十五颗星(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如果大海能够唤回曾经的爱

    就让我用一生等待

    如果深情往事你已不再留恋

    就让它随风飘远……

    天幕低垂, 漫天繁星的无人岛, 夜风湿凉又黏人,火堆燃烧发出木头破裂的滋滋声。晦暗不清的光线里,火光焱焱,她哥唱得不顾一切,沈时面容轻松而自在, 更像是替朋友帮个忙,顺便撩个……妹。

    弹唱的整个过程里,沈时目光只对着她, 像是弹给她一个人听。偶尔低头看两眼琴弦,随即又抬眸深情望着她, 眼神明亮又粘人。

    汤贝:“……”血槽已空。因为有人学着小年轻耍帅撩妹, 犯规犯规……

    那就犯规吧,彻底犯规一次。沈时低了低头,心情有着说不出的惬意柔软。

    谁都有自己的年少青春,他是高中学会弹吉他的, 无聊捣鼓音乐玩,用理性的思维弹奏感性的音乐, 调剂无聊而枯燥的成长人生。

    可是,现在有些不一样。

    音乐无疑也是一种表达。

    他已经不满足贝贝只参与他的未来, 还希望她能了解他的过去。他的过去没有她, 可是他也想带她认识认识以前的沈时。

    就像季柏文同他讲起小时候的她。

    终于,两位大帅哥的弹唱表演结束,掌声响起, 汤贝跟着轻轻地拍了拍手,事实她更想拍拍自己的脸;视线不经意一转,她看到舒瑶素着一张脸,对比周围热闹的起哄声,整个人都显得格外安静。

    海上明月生,夜里的大海澎湃又沉静,汤贝钻进帐篷前,看到她哥一个人走去了停靠在岸边的快艇,显然今晚他不会三人挤一个帐篷。

    所以留下沈时跟赵先生一块睡吗?

    不,沈时今晚也选择睡快艇的甲板上,他一向不喜欢跟人挤,何况是完全不熟悉的人。

    但汤贝喜欢帐篷,也喜欢跟舒瑶一块睡觉。

    深夜来临,两个女人窝在沙滩的帐篷里,看着群星满天;两个男人躺在快艇的甲板上,感受着潮涌潮退……

    第二天清晨,大家看完海上日出,收拾好东西后,便登上快艇回S市。汤贝拍了很多照片,可惜几十张照片里只有一张她哥和舒姐姐一块入镜。

    两人一前一后的站着,她哥像是望着远方,又像是凝视着舒姐姐。她将所有照片都发到了“贝贝去哪儿”的四人群里,任由他们挑选。

    比起过来时她哥的一张冷脸,回去快艇里季柏文整个状态都像是昨晚放任自我的灵魂还没有收回来,五人坐在快艇的吧台前,话最多的人不是她,而是季柏文。

    一直说着周庄成长时光,关于她,也关于舒瑶。

    提起的时候,嘴角挂着笑,衬衫半开解,单手搭着台面,恣意地翘着腿,整个模样简直是风骚无边。

    沈时已经恢复了一贯沉静淡然,只是每当季柏文提到她的话题,眼尾往她这边一带,神色悠然。

    ……所以昨晚两老男人在甲板上聊什么了?

    这次活动一共过来三艘快艇,每艘快艇十个人,所以他们这艘快艇除了他们五个人以外,还有另外五个小伙伴。

    他们都是一个科技公司的程序员,其中一个高瘦的哥们笑点特别低,不管别人说什么都能哈哈大笑一通。

    体质十分神奇。

    不是那种故意配合的假笑,而是真的发至肺腑的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的那种。加上同行的另一个哥们又擅长讲笑话,他们这艘快艇里,一直不停地充斥着哈哈哈,哈哈哈……汤贝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爱笑的人了,没想到有人比她还爱笑。

    然而,快艇只行驶了一半的距离,这位爱笑的哥们不笑了,不是不想笑,是笑不出来。只见他口唇发白,像是呼吸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他朋友也看出了他的异常,关心地发问:“贺子,你怎么了?”

    一道关心的问话让沈时注意到了他们。沈时原本坐在快艇最里面的位子,完全没有看到那位哥们的突发情况,待看到那位哥们发紫的面容,以及看到他还要站起来出去透气,立马站了起来。

    劝阻出声:“你先坐着不要动。”

    同时,反应快速地上前,伸手握住了这位叫贺子的哥们。突然的变故,汤贝跟着沈时蹭了过来,对他们一帮人解释说:“我老公是医生……你们让他看看。”

    同行的朋友立马露出了感激的神色。

    汤贝更是不安地看着这位发病的哥们,不知道他好端端地怎么会这样,难道是……哮喘?

    贺同学状况越来越不对,很快还捂起了胸,似乎胸腔非常疼痛。他的朋友同样怀疑是哮喘,可是哮喘怎么说来就来?之前并没有这个毛病啊。

    “不是哮喘,是自发性气胸。”沈时确定了情况,冷静提出,“他这个情况要尽快胸腔排气。”

    自发性气胸绝大多数都是肺大泡破裂引起的,这位贺同学的情况无疑还十分紧急。

    “什么?气胸?”快艇里的所有人都懵了,可是现在距离S市码头还有一个多小时,就算到了码头,距离市区医院更远。

    怎么做胸膛排气?

    一直时间,众人急得团团转,手足无策。贺同学更是难受得说不出话来,面色愈来愈糟糕。

    庆幸的是,他们这里还有一个医生。

    比起他们,沈时不管举止还是语气都透着沉着和干练,甚至带着些霸气,他端正了贺同学的坐姿,以基本急救办法稍稍缓解贺同学呼吸困难的症状。

    同时里面,季柏文也站起来走了过来,看了看情形说:“我问问前面游船有没有急救箱。”

    快艇基本不会配备急救箱,但是前面刚好驶过一艘大轮船,轮船上急救设备基本很完善,同时还配有船上急救员。

    对于发号施令的事情,一向是季柏文的优势。

    最快的协商之后,快艇的船员跟前面的大游艇取得了联系,中间都是季柏文跟他们交涉,然后按照沈时提出的需求,再对他们提出急救要求。

    不到五分钟,快艇靠近大轮船,一个医生模样的男人提着一个急救箱从轮船的船梯爬了下来,来到了他们的快艇上。

    很好,急救箱里有穿刺针头,沈时对这位贺同学进行了急救抽气,中间还借用了某位哥们的一只……避孕套。

    避孕套紧缚在穿刺针头,然后在胶套尾端剪了一弓形裂口,呼气吸气之间,胶套一张一缩,直到将胸膛里的气体顺利排出。

    一个小时后,快艇终于停靠在了S市游艇俱乐部码头,提前呼叫的救护车已经停在码头等着;大家一块帮忙,将贺同学护送上了救护车。

    因为沈时做了排气处理,贺同学面色已经没那么难看了。

    救护车一块过来了一位急救医士和两位护士,沈时对他们大致交代了一下,先说出他的判断,然后交代他已经做过的急救措施。

    汤贝听到了“肺大疱”三个字。

    然而,得知沈时已经做了排气处理,急救医士面露为难之色,大概是怕出事后找不到责任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