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七十颗星(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季柏文虽然吃了过期的退烧药, 依旧凭借着顽强的抵抗力退了烧。不仅烧退了, 而且面部表情还可以讥笑冷笑嗤笑似笑非笑,说明整个人也逐渐恢复生机。

    汤贝终于可以放心地离开了。

    至于沈时,从来就没有什么不放心。但是,临走前还是交代一声:“有事打我电话。”

    汤贝站在沈时旁边,同样点了下头。

    季柏文是被汤贝贝推回房间休息, 等他们要走了,背靠床头懒懒应了一声;视线瞧着门口这两人,原本一个气质清冷卓然, 一个闹腾戏精,现在乍然一看, 似乎都登对了。

    难道, 还真有夫妻相这一回事么?

    夫妻相……如果贝贝知道季柏文心里的想法,肯定要反驳一句,明明她和沈时一直很登对啊,至少颜值很匹配。

    想起她买的大牌衬衫, 她还没有好好展示给季柏文看,汤贝回到客厅拿了过来, 然后将衬衫从包装完好的盒子里取出来,摊在季柏文的眼前问:“喜欢吗?”

    “你和沈时一人一件, 你是黑色, 沈时是蓝色。”

    “喔,我也有么?”沈时站在后边,笑着补了一句。

    汤贝回过头, 当然了!

    结果有人却蹬鼻子上脸,下巴一抬,开口说:“我喜欢蓝色。”

    “……”

    汤贝真是懒得搭理季柏文了,但想到他今天是一个病患,可能还有刚被舒姐姐拒绝导致的心情抑塞不快,耐着性子哄了一句:“帅哥,你穿黑色好看。”

    季柏文没话了。

    想起曾经她给季柏文买过的高仿阿玛尼,汤贝再次强调说:“还有啊,这是我在商场专柜买的,刷沈时的卡,绝对正版,放心穿。”

    真是秀了一把好恩爱,季柏文抬了抬眼皮,不再留人了。顿了下,指着楼上说,“既然过来了,真不上去看看么?”

    汤贝:……呃,莫名有些心动了。

    沈时却想着:……有人真是难以拒绝。

    汤贝和沈时走出电梯间,跟沈时交流起来:“沈时,你有没有觉得我哥现在就是一个可怜的空巢老人。”

    “空巢老人?”沈时对这个说法有些质疑,挑了下眉头。

    “就是没对象之后。”汤贝朝沈时走近一步,伸手圈住他的腰,身子同样亲昵地挨靠着,仰着头继续说,“尤其我们现在又这样如胶似漆,再看我哥这样形影单离的,好可怜。”

    沈时伸出一只手碰了下她耳朵,顺手将她的碎发捋了捋,开口问她:“没对象就很可怜吗?”

    汤贝打转了半圈眼眸。

    沈时单手环抱住她,一副漫不经心又好笑的样子,低了低头,反问她:“那我以前不是一直很可怜?”

    “……”

    汤贝回到沈时的车里才想到回应的话,坐在副驾驶认真地说了起来:“其实我哥是一个很缺爱的人,虽然我以前还很羡慕他有两个家,周庄和季家,然而不管对于季家还是周庄,他都是心有疙瘩……可能也是我妈和季叔叔婚姻破裂的关系,导致了我哥对婚姻一直持着怀疑的态度。”

    沈时安静地听着。

    汤贝吸了吸气,望着沈时问出来:“我觉得我哥喜欢舒姐姐……沈时你能看出来吗?”

    这个,沈时没接话。

    汤贝眼巴巴地等着,很多事情她都是信赖沈时的看法,虽然她洞察力强,可是看待事情没有沈时深入;因为沈时一直没发表想法,心里莫名遗憾起来。

    “如果一对男女适合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沈时开口说,从他的观点来看,若一个男人真的喜欢上一个女人,对她有了非分之想,无论如何都是藏不住。

    “但是,如果他们之间有误会呢。”汤贝猜测地说。

    “那就另说了。”沈时笑了下,侧了一下脸,“贝贝,很多事情当事人并不一定不清楚,就算是误会,如果当事人不想化解,旁人也帮不到什么。”

    汤贝有些明白沈时话里的意思,可是如果有误会不化解,不是很难过吗?

    但是比起难过,更怕是失去呢?何况这世上真正活得痛快的人有几个?更多是憋久之后的反弹。

    很多话沈时没有说透,就算柏文的婚姻观因为原生家庭受到了影响,可是这世上并不缺爱他的人,对此沈时的理解是爱无能。

    曾经,他也这样怀疑过自己。

    然而比起氛围轻松有爱的汤家,季家的确压抑很多。将贝贝交到他手里的时候,季柏文对他说:“沈时,你可要好好对贝贝,虽然她不像子珊是千金大小姐,但是从小到大贝贝得到的爱一点也不输子珊,对于物质贝贝不一定要顶好的,但是对于感情,贝贝一定没办法被敷衍。如果有一天你改了态度,我想不用我出马,贝贝也会随时离开你。”

    季柏文一番告诫,他耳听心受。然而,爱一个人并不是一件麻烦事,这是沈时觉得季柏文还没有了解到的地方。

    这样一对比,他显然要幸运一些。

    这世上,幸运是一件很奇妙的事,心有了悟的人,总是更容易把握。对于他和贝贝,就算外人有再对的怀疑,也知道贝贝是一时兴起,沈时同样是胜券在握。

    然而,这世上,同样也不缺磨难。

    季子珊已经两天没有出现在MDT办公室,汤贝心里不免有些担心她,但是连办公室的黄医生都不知道季子珊妈妈的具体情况,汤贝只能暂时保持沉默。

    有时候不八卦,就是对普通朋友最善意的尊重了。

    季子珊,汤贝心里已经暗暗地加了标签,关系普通的女性朋友。其实,她蛮喜欢季子珊这个姑娘的,性格虽然有些闷,但是很真。

    可是,两人身份这样微妙,加上沈时的关系,也没办法成为更亲近的朋友了。

    没错,汤贝朋友很多,甚至连丁医生,她都定义为自己的灵魂师友。虽然他时不时打击她两句,但是忠言逆耳利于行呢。有朝一日她真的拿了奖,还要感谢丁医生一番。

    当初就是他的拒绝和泼冷水,她才改行踏进了医疗领域的拍摄事业。

    早上来到东院,汤贝到主楼门诊寻找新的拍摄灵感,没想到来到肿瘤内科,就见到丁医生被一对中年夫妻围剿,只见他们面容焦急,声量一道盖过一道。

    他们是对昂贵的进口药价不满,将火气发在了开药的丁医生身上。这样的场景让汤贝有些触动,悄悄举起了摄像机,对准了他们。

    然后语气更尖锐的女人留意到了她,汤贝以为她会阻止自己拍摄记录,收了收摄像机,没想到女人语气一转,激动招呼她过去:“那个你是媒体记者吗?快过来,我们要上新闻……我们都在新闻看到了,最近国家都取消了进口靶向药关税,为什么这个西妥昔单抗还那么贵,这哪是我们普通老百姓用得起的啊!”

    喔,汤贝当起了媒体记者,举着摄像机往前走了过去,十分“配合”了起来。

    ……

    其实这对夫妇也不是真的要曝光什么,只是心急了,因为他们的收入可能没办法负担女儿后续的化疗了。

    汤贝跟着丁医生回到了办公室,开口说:“我也看到新闻了,国家取消进口靶向药的关税,增值税从17%降到了3%,同样都可以使用医保了……这样对很多家庭应该都有了很大缓解作用。”

    “税率降低带来的药价下降相比巨额的药费都是九牛一毛。”丁医生说。

    呃?

    “因病致穷的家庭依旧很多,延续生命和经济状况的选择仍然是很多普通家庭面临的两难选择。”

    汤贝心里有些沉痛,叹了一口气。

    然而丁医生还要挤兑她一下:“不过这个问题你和沈时这样的家庭条件是感受不到的。”

    汤贝抬眸,刚刚丁医生遭到围剿都面不改色,她还以为他脾气改了,原来是憋着火发在她身上啊。

    “我家里条件也一般啊。”汤贝低下头解释说,“我是自力更生的。”

    丁昇也只是随口一句,不是真的有意针对,其实他也是心有感概——

    “汤三哥,你在医院呆久了,你会发现一个残酷的现实:有人得了肿瘤会想办法治疗,但是有人一听肿瘤,他们是想着放弃。不管这些进口药是否纳入了医保,对于低收入家庭,报销50%不考虑,70%不考虑,甚至以后达到90%也不会考虑,因为对他们来说,就算这些药有效果,可是花个几万几十万多活几个月,一点都不划算。”

    汤贝无言以对,甚至越听越难过,因为舒伯就是一个选择放弃的人。

    “所以你说,生命真是无价吗?”丁昇直了直肩膀,“不,人的生命从出生开始就是明码标价。”

    汤贝在丁医生这里喝了一罐黑鸡汤,打算去找沈时吸吸清新“氧气”。沈时刚手术结束,手术中间进来一个未接电话,来电显示是陌生本地号,他没有储存,看了看号码开头,回了一个电话过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