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第四十四颗星(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多年的兄妹, 汤贝完全可以从季柏文的面部表情准确地判断他下一步动作:他对她是真生气, 还是假生气,甚至会不会动手揍她。

    从小到大,她最怕的人不是她家善善和老汤,而是季柏文,小时候每次她和小伙伴在外头玩晚了, 过来逮她的人都是季柏文。

    只要他一个眼神,她就知道他要从哪个方向朝她进攻,然后一个箭步上前, 抓住她,然后狠恶恶教训她一顿。

    何况, 昨晚沈医生已经给她打了电话, 没有具体说她哥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但是她哥在她准备坦诚之前——先知道了她和沈时偷偷交往的事。

    “沈医生,我哥有没有打你啊?”电话里她问沈时。

    沈时咳嗽了一声:“我们是打了一场。”

    她呜呼一声,倒在了床上。

    今天, 她觉得既然老汤善善都在,季柏文肯定不会拿她怎么样, 没想到她哥出现得那么快……刚刚汤贝几乎本能选择,撒腿就跑, 跑了一会回头看了眼, 没有看到人了。

    她正要往前走,前面季柏文朝她走了上来。

    “哥……”汤贝立马犯怂,叫了一声, 杵着不动了。

    季柏文轻哼一声,面色难看到了极点,瞪了瞪她,冷嗤道:“有本事谈恋爱,有本事就别跑!”

    汤贝靠着墙,双手习惯性往后贴着,委屈地咬了咬唇,厚着脸皮开口乞求:“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季柏文:“……”

    那好,可以!顿了下,他指向前面的主楼:“那就过去跟沈时分手。”

    分手?汤贝挑眉,啊了一声。

    季柏文:“不是知道错了么?”

    汤贝连忙摇头,不得不解释话里的误会:“我说错了……是不应该瞒着你,而是要第一时间告诉你。”

    季柏文面色凝了凝。

    汤贝继续察言观色,开口说:“哥……我是真的喜欢沈医生,难道你不觉得我们很般配么?”差点,她说出了被棒打鸳鸯时女主角最常说的那句话——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可是面对残酷的剧情,相爱顶个屁用啊。

    汤贝眨眨眼,企图让季柏文心软。

    季柏文完全不甩她,咬着她话里的般配两字,肝火更是噌得往上冒,他压了压火气,问了另一个事:“妈和老汤知道了吗?”

    汤贝连忙摇头,猛地想到一个讨好理由,笑了下说:“我本来想第一个告诉你,所以他们都还不知道……”结果,是你自己先知道了。

    听到这话,季柏文差点抬起手,高高地举起来。

    汤贝脖子猛地一缩,因为她后面就是墙,也缩不到哪儿去。呜呜呜!

    “你和沈时交往的事,先不要告诉他们。”季柏文突然开口,冷声冷气地对她要求,“暂时不要说。”

    呃?汤贝抬了下眼,实在不明白了,小声地问:“……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他不想让老汤和善善跟着担心,更不想他到时候失去沈时这个朋友。两个人年龄相差那么大,就算沈时很优秀很出色,他也不看好这两人会长久,最多一个月,不,两个星期。

    两人可能就交往不下去。

    按照汤贝贝这种一天不打就上房揭瓦的性格,沈时能受得了?事实,贝贝也不会是沈时那厮的对手。

    昨天他在季家听到两人交往的这个事,第一反应是可笑,第二反应才结合汤贝贝最近动不动提及找男朋友这事,才觉得可能真是无风不起浪。

    一个懒得找女朋友,一个只想找个男朋友,就算沈时真的喜欢上了贝贝,他也不可能让两人交往得这样草率,不当一回事。

    好委屈……汤贝差点哭了起来,瘪了瘪嘴。

    “知道了没?”季柏文跟她强调。

    汤贝被迫点了下头,多少猜到她哥为什么不让她告诉善善和老汤,他根本就不相信她和沈医生会长久在一起。

    “哥,你真的太低估我们了!”汤贝硬着脖子说。

    火气再次冒了出来,季柏文抬起手,汤贝下意识往下躲,然后她朝左边喊了一句:“妈!”

    季柏文:……

    汤贝再次跑了,左边根本没有善善,而是她看到了沈时。

    沈时就站在前方的过道,一身白大褂玉树临风,她朝他跑了过去;跑得太急,很想靠在他胸膛喘会气,沈时稳稳扶住她,含笑的声线飘在她头顶:“汤贝贝……你是属兔子吗?”

    不,她不是属兔子,她是属狗的。

    季柏文也往这边走来,看到前面手牵手的一对人,好不容易下去的火气又冒了出来,沉着一张脸,上前两步。

    沈时直接护住了自己女朋友,迎面看向上前的季柏文。汤贝更是往后站了站,躲在了沈时后面。

    ……有人撑腰的感觉,真好啊。

    “你们这是怎么了?”前面等着体检单的善善和老汤过来找自家女儿,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柏文站在前面,贝贝躲在了沈医生身后。

    事实这样的场景,他们并不陌生。

    “贝贝!”善善看向女儿,温尔地责备说,“你怎么可以拿沈医生当挡箭牌。”

    汤贝:“……”收到前面季柏文投来的视线,她松开了沈时的白大褂。

    沈时同样看了她一眼。

    对不起,她可能还没有办法给他名分。汤贝直了直身,转过头解释说,“因为我没有告诉我哥……你们来了,他就要打我——所以我就只好躲到沈医生后面了。”

    这个差点满分的解释,季柏文摆了摆脸,只能接受。

    老汤和善善更是无奈,尤其老汤看看沈时,扯了扯笑,开口说:“小时,让你见笑了。”

    “没有。“沈时同样扯了扯唇,没有多余的话。

    “你哥怎么会打你。”老汤开始训她,难得拿出了一家之主威严说,“这里是医院,不是游乐园。”

    话音刚落,季柏文哼了哼声,真的在汤贝头顶敲了一下,对所有人说:“没错,我就是要打她,什么事情都瞒着我!”

    这句话,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

    汤贝眼巴巴地看向老汤和善善,季柏文却望向沈时,眼色里带着一丝难得的挑衅,所以现在还没有名分的他,继续护啊,护着啊!

    沈时真的有些无奈,低了低头,从汤贝手里拿过体检单,对老汤和善善说:“叔叔阿姨,我们走吧。”

    名分不是早晚的事么?沈时走在了老汤和善善身边,老汤那个感谢:“小时你那么忙,就不用陪我们吧。”

    “没事,我现在有空。”沈时礼貌地回应说,“何况,你们难得来一趟,陪你们也是应该的。”

    这两句话,同样带着不一样的意思。

    汤贝和季柏文走在一起,想着季柏文的叮嘱,难道她真的不能告诉善善和老汤吗?心里默默地想着。

    “妈……你来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季柏文突然出声问,不是设问,而是陈述地阐述这个事实。

    善善看向自己儿子:“我和你汤叔都怕你太忙了……”

    “忙得连看自己妈时间都没有,忙得我妈过来体检,我也不知道?”季柏文又问了两句。

    善善被问得说不出话来。

    汤贝赶紧替善善解释:“哥,这个体检是我前阵子给他们买的,你放心喔……咱妈身体好着呢,没有任何问题。”

    “那就好。”季柏文站在一边,再次伸手敲了一下她脑袋,凉凉地挤兑一句,“还挺孝顺的。”

    季柏文这话并不是真的挤兑,反而是欣慰她还有些懂事。汤贝当然也能听出来,不过她必须跟季柏文说一句:“哥,如果你在这样敲我,我可能就需要拍个脑CT了。”

    “不要瞎说。”善善轻轻弯了下唇,对她道,“你哥又不会真打你。”

    “噢。“汤贝悄悄地看了看这对母子,感觉自己功德无量,再次无形之中化解了刚刚别扭的气氛。

    因为季柏文过来,善善和老汤体检结束,也不用沈时送他们了,临走前沈时站在康复中心的台阶上,目送他们离去。

    汤贝想回头看一眼沈时都不敢。

    她可真是一个怂贝贝,渣贝贝,有胆子谈恋爱却没胆子给男朋友名分。汤贝越想越悲愤,尤其是沈哥哥几乎完美配合着她,就算没有任何名分,依旧挺拔磊落又宽容地站在她旁边,没有任何怨言。

    不行……她还是要跟老汤和善善介绍沈时的另一个身份。汤贝倏然停下脚步。

    同样,季柏文也停了下来。他看看远处,又看了看她。

    汤贝:……

    “又怎么了?”老汤提着一袋子,扭头问她。

    “我……系个鞋带。”汤贝轻声说,默默地蹲下来系鞋带,然后趁着系鞋带的功夫,回过头看了眼台阶上双手放在白大褂口袋里的沈时。

    前方沈时忽地笑了下,看她的眼神似乎在说——算了,他也不指望她了。

    老汤和善善直接走了,季柏文送他们到火车站,她又坐上季柏文的车,跟着他回来。

    “怎么,要继续送你去医院吗?”季柏文凉凉道。

    汤贝坐在后座,嘀咕了声,说:“……如果哥你不麻烦的话,谢谢了。”

    还真敢说!

    “哥,你昨天和沈时打了一场吗?”汤贝又问。

    “……对,我们打了一场。”季柏文慢半拍回她,咬着音说,“打了一场球。”

    原来不是打架啊。汤贝吁了一口气,都怪沈时没说清楚,害得她白白操心了一把。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