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四十二颗星(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汤贝承认自己有些杯弓蛇影, 自从上次季柏文打着车灯照到沈时给她吹气的场景, 生怕这个时候季柏文又出现,像教导主任那样举着一个手电筒照过来。

    她推开沈时再次定眼一看,左边小巷口根本没有人影,只有右边茶园里,一条系着绳的狗狗, 不停地朝她和沈时叫着。

    她双手扶着秋千架,转动着脑袋,耳听八方眼观四方, 像是一个谨慎侦探员。确定没人,她才看向沈时:“……呜。”沈哥哥, 刚刚真的吓坏她了。

    沈时同样望着她, 他站直身,纯然卓立在她面前,眼里无奈又夹着一丝笑意,月光晃进他深幽的眼眸, 显得清隽似水,又颇有意味。

    整个气质也恢复了原先的光风霁月, 俨然又是一个正经的沈哥哥。

    “贝贝……你吓到我了。”沈时也对她开口说,声音低沉, 但没有任何责备。

    “对不起。”汤贝立马道歉。

    沈时笑了, 笑容轻轻浅浅,然后,他摸了下她的头。像是安抚她刚刚受到的惊吓。

    就在这时右边茶园里的狗狗又开始叫了, 汤贝朝它扮了一个鬼脸,狗狗停下来反应了一下,再次朝她吠叫起来:“汪汪汪!汪汪汪!”

    “你看,它都嫉妒我们。”汤贝指着不远处的这条单身狗,仰头,总结说。

    沈时:“……咳。”

    外面,季子珊匆匆地从小路跑了上来,差点心跳猝停;她捂着反复起伏的胸膛,竟然有一种差点透不过气的感觉。

    原来沈哥哥和汤贝贝已经在一起了,刚刚她还看到了两人在……

    她俯身喘着气,吃力地平息着身体里的难过情绪,可是大脑依旧浮现着她看到的那一幕:沈哥哥和汤贝贝在接吻,吻得浪漫又亲密,像是情难自控地自然交流,一个仰头,一个弯腰低头。

    原来她眼里冷静自持的沈时,也会那样的温柔,那样的小心翼翼。明明下午她看到他们两人,还各自玩着手机……

    “小珊,你怎么了?”老江询问外面回来的季子珊,见她脸色不对,关心地问了问。

    “没事,江伯。”季子珊轻声回答,低头,上楼回了房间。

    又过了一会,又回来了两人。各自分开,一前一后,但是走在前面的沈时,明显有意放缓脚步等后面善善的小女儿。老江瞅着这两人,心里实在纳闷,真不是一对儿?

    “江伯。”

    “江伯伯。”

    沈时和汤贝各叫了一声。

    “散步回来了啊?”老江笑容和蔼地问,然后看向善善小女儿说,“贝贝,山里冷,多穿点,不要感冒了。”

    他话刚落下,沈时立马回头看向后面的人。

    老江:……

    汤贝对老江先生道谢:“谢谢江伯伯,我不冷。”顿了下,她继而问了问,“我哥还跟季叔聊天吗?”

    “对,他们还在楼上说话呢。”老江回话。

    “噢。”

    汤贝和沈时在一楼大堂客厅坐了下来,相隔着两个位置。老江心里发笑,站起来玩笑般地说:“我上楼看过我的《三国演义》,你们坐着好好休息吧。”

    江伯上楼了,一时间客厅只剩下她和沈时两人。沈时看向她,直接要求说:“可以坐过来一些吗?”

    汤贝挪了半个位子。

    沈时:……

    楼上,季林森还跟儿子推心置腹地聊天,只是说着说着,语气里难免有些火气上来,今天本来大家可以一起吃个饭,他非要带着贝贝离开天禧茶园,到别家茶馆吃晚饭!

    他这是做给谁看!

    “难道我就那么见不得人?不配跟你们吃饭么!”季林森指着儿子,收了收脾气,继续发问,“还是你觉得……我季林森很小气,不愿见到人家老汤和善善的女儿?”

    季柏文撇了下头,差点呵笑出声。

    季林森默了默:“没错,贝贝是老汤和善善的女儿,但是我已经这把年纪了,难道还能吃醋不成?柏文,你是不是太低估你的父亲了?”

    “我可没低估你。”季柏文忍不住,真的笑了起来,然后又泼了一道凉水说,“你现在想吃醋,也来不及了。”

    季林森:“……”咬了咬牙。

    季柏文抬起头,不想说暗话,直接挑明道:“我带贝贝到别家吃饭,真不是怕你小气不小气的问题,而是我小气,我计较。”

    说完,季柏文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咣当。”门已经合上。

    季林森直了直腰,眼色沉沉地看向窗外,外面已是一片苍茫夜色。山风一涌一涌,影影绰绰里,底下的山茶花依旧可辨嫣红颜色,一朵朵高高地挑着。人一旦年纪大了,就没有年轻时候那么爱计较;可是有时候,他会想如果当年他放下面子去计较,去在意,人生又会不会是另一幅面貌。

    善善呢,她还会这样想吗?

    汤贝坐在大堂茶座旁问沈时,为什么老江也认识他?

    沈时面朝着她回答说:“我父亲以前是森善的研究员,所以大家都认识。”至于另一个身份,沈时觉得没有必要提及。

    “噢。”原来是这样,汤贝点了点头,看着沈时的眼睛透着笑意,沈时还来不及接收,汤贝眼里的情意已经变成了敬意,她咳嗽了一声,问起一个肿瘤治疗领域的问题:“沈医生……关于中医治疗肿瘤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同时,身子坐直了几分。

    沈时背朝楼梯,自然看不到季柏文刚从楼梯下来,但是他从汤贝贝突然转换的话题,语气和眼底神色,已经猜到是谁来了。

    他压了压唇角的笑意,顿了下,开口说:“首先中医和西医治疗理念不同,中医讲究系统和经验,西医强调对症和临床试验。”

    “可是网上好多攻击中医的,觉得中医是……”汤贝真的请教了起来,像个好学生般。中西医之争这个问题她是在网上看到的,在MDT办公室根本不敢问,怕顾老听到不舒服。但是她查资料的时候,发现很多人对现在的中医抱有很大的怀疑态度。

    关于中医这些年被诋毁,沈时也想过这个问题,继续面朝女友,他开口说:“相对而言,西医比中医科学的地方在于药物上市之前会进行大量的临床试验,但中医讲配方论调理,什么气虚脾虚,同样的一味中药有时候用在这个人身上有效,用在另一个人身上却没效。这个问题,可能一些老中医自己也搞不清楚,但是不能说中医是伪科学。相反,中医强调的系统和整体,有时候更像是人体免疫力提升的阐述。”

    “……还记得我跟你说抗癌药物研究的几个阶段吗,毒性化疗,靶向治疗,现在是免疫治疗。”

    汤贝眼睛一亮:“沈医生,你的意思是……中医的调理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免疫治疗。”

    季柏文走了过来,还坐了下来,见汤贝和沈时聊得这样起劲,没有打断他们;真的难得见到贝贝有这样求知好问的时候,面露了一丝欣慰。

    “好了好了,难得周末过来放松,不要聊这些了。”季柏文出声打断。

    汤贝转过头,诶了一声:“……哥,你怎么来了?”

    季柏文撩了下眼皮,凉凉道:“我来了已经很久了。”

    “这个理论没有得到过科学认证,只是一个推测而已。”沈时继续对汤贝说,语言简单,却具体地阐述他的一些看法。关于中医,即使他是一个外科临床医生,接受的是科学而严谨的临床培训,但是他对中医理念并不排斥。

    “现在中医也在临床试验这一块下了很大功夫,以后发展会更好。”沈时将话说完。比如青蒿素,就是从中药黄花蒿里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