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三十八颗星(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汤贝是这样想的:

    如果沈时不是她哥的朋友, 不管他是月亮还是星星, 她肯定会立马答应交往,不管两人结果如何,先热恋一场再说。

    什么合适不合适,谈恋爱没结果又不犯罪。

    但,沈医生不行啊!简直是色字头上一把刀, 如果她答应了跟沈时交往,她哥季柏文可能就提着四十米大刀杀到现场。

    更不用说后面如果两人不合适谈崩了,她哥跟沈医生还能不能做朋友。

    汤贝庆幸自己保持着理智, 回到公寓坐在书桌前面,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然后托着下巴思忖了一番, 开始写“拒绝信”。

    “沈医生,你好——”

    删除。

    沈医生改成了沈哥哥。沈哥哥才能表现出两人的年龄差,以及关系的微妙。

    尊敬的沈哥哥:

    你好。

    那晚收到你的追求表白之后,最近我都心生惶恐, 每到深夜转辗不能入眠;何德何能,能有幸得到你的赞赏和垂爱, 然,我经过慎重的考虑, 不能接受你当我男朋友。

    同样, 我敬仰你的才华欣赏你的品格,但是,我们由于年龄、地域 、专业、生活方式和性格等等原因, 我们并不合适成为交往对象。作为男□□往对象,你和我内心最终想寻找的理想目标同样不太符合。

    所以,真的非常遗憾,还请理解我的忐忑和无奈!

    最后,希望我们后面依旧可以保持原先的关系,如果对你造成了细微的伤害,一定要理解我,以及原谅我。

    再次!感谢你的欣赏!

    祝工作顺利,身体健康!早日寻到适合你,也更为优秀的终生伴侣!

    汤贝贝

    留于3月20日

    敲好了这封拒绝信,汤贝整个脑袋都趴在键盘上,恨不得在键盘滚一波。最后检查的时候,想到一个严峻的现实,她再次打上一句备注的话:

    “沈哥哥如果可以,希望这件事我们都保密,一定不要让我哥知道。拜托了!”

    终于写好了拒绝信,汤贝上传邮箱,找到了每次沈时给她发资料单S.S开头的邮箱,眼睛一闭,点了发送。

    如果是别人,她才不会这样麻烦。因为是沈哥哥,她才抱着珍重又遗憾的心情写下这封信,沈哥哥能感受到吗?

    汤贝揉了揉额头,如同拒绝了一个亿的福利彩票。

    躺倒在床上,汤贝不停的呼气,查看邮箱显示已发送成功,不知道沈时会不会回复她。她写得这样庄重,他一定是回复她吧。

    汤贝拿着打开微信,又点开沈时的微信头像,再次表达了“希望此事保密,不要让季柏文知道”。过了一会,她便看到沈时在输入,消息一时没发送回来。

    顿时,紧张到不行。

    ‘嗯,不跟你哥说。”沈时回复她。

    汤贝舒了一口气,她想提醒沈时去看邮箱,输入了几个字,删除。反正早晚,沈哥哥都会看到……

    夜里汤贝检查了两遍邮箱,沈时依旧没有回复她。所以沈时到底有没有看到她的拒绝信?

    第二期的宣传视频转发率破了千,虽然留言不高,但是点赞和转发很可观,是S大附属医院官博成立以来人气最高的一条微博。

    早上来东院,碰到田院长,田院长大大地表扬了她一番,并表示半年后续约给她增加报酬。汤贝摇摇头拒绝说:“你们一个博士外科医生半年工资都只有那个数,还是不用给我加了。”

    田院长面露一丝尴尬,然后咳嗽了一声,拍了拍她肩膀说:“沈时真是给我推荐对了人。”

    院长提到沈时,汤贝转了下眼珠,问:“田院长,是沈医生跟你推荐我吗?”

    “当然了。”院长笑眯眯道,“如果不是沈医生推荐了你,我们医院就直接广发英雄帖了。”

    汤贝明白了,朝院长感谢一番:“谢谢院长……”

    田院长红光满面地离开了。

    他应该没有骗刚出茅庐的小姑娘吧,博士海归外科医生的基本工资就是那个数,没错!只是他们还有国家津贴、院级经费以及手术业绩等等各种杂七杂八的补贴。

    关于东院给她的拍摄报酬,汤贝真的没有任何不满,一方面作为导演她纯粹是新人,另一方面她也可以在东院找到别的地方没有的拍摄素材。

    钱嘛,够花就可以了;如果没有,她还可以接剧本写。

    汤贝继续琢磨第三期视频,如果后面她的宣传视频可以上几次热搜就好了。她来到MDT综合办公室,难得今天办公室齐了人。

    沈时握着两张影像站在办公桌前看着,丁医生也站着,还有黄医生和杨医生。黄医生见到她便说:“汤汤,等会我们要开病例MDT会议,要不要过来瞅瞅。”

    开会吗?汤贝立马点了下头:“好啊。”视线不小心撞到沈时,胸口一揪,不知道沈时看到她的拒绝信了没?

    会议在12楼会议室,参加会议除了几位专家,还有病人家属。来了病人的丈夫,以及他们的儿子。儿子应该上大学了,一个潮范的男孩,头发染了黄,身上穿戴的衣服鞋子都是时尚潮货。

    她拍摄记录之前,征求了病人家属的同意,然后,选了一个光线最合适的角落位置,开始录制她参加的第一个MDT病例讨论会。

    不小心,摄像镜头对上看了沈时。汤贝微微偏转了方向,拍摄出声发言的丁医生:“我不建议手术,现在做根治性手术已经来不及,只能选择姑息治疗。”

    丁医生这样一说,大男孩的眼圈就红了:“医生,你们不是专家么,我们转院到你们这里,就是希望给妈妈最好的治疗方案。”

    汤贝将镜头悄悄移向男孩,男孩猛地指向她:“你他妈拍我做什么!”

    汤贝立马收回了摄像头,低声说了声对不起。明明之前他们是答应拍摄的,可能男孩心里难过才恼羞成怒。汤贝理解地想了想。

    “姑息治疗并不是放弃治疗。”沈时沉沉开口,声音带着一份疾言厉色,完全打住男孩刚刚有意迁怒的火气。

    沈时这个年纪外加他的身份,如果稍微敛起眉头,周身气势似乎可以压倒一切;随后他也缓了缓语气,继续对男孩和病患的丈夫说:“选择姑息治疗一方面缓解症状,减轻痛苦;另一方面得到营养支持,再转化治疗;这样不仅提高生存率,后期手术转化率也相应提高。”

    男孩红着眼,擦起了眼泪。

    病人丈夫同样一脸痛苦,好在保持理智与沈时黄医生他们商量起后面的治疗方案,还问起腹膜癌指数高低的影响。

    显然,也不是那种一无所知的病患家属。

    大男孩还在抹眼泪,汤贝从口袋拿出一包纸,送了过去。男孩看了她一眼,抽出一张纸巾。

    “这位病患的丈夫是我们S市某公安局的局长。”会议结束,黄医生在办公室说起了今天MDT诊疗会议的病人身份,“局长平时工作很忙,局长夫人患病之前是家庭主妇,操心了半辈子,今年儿子刚上大学,结果胃癌晚期……”

    汤贝低头查看刚刚的录制,黄医生又对她说:“汤汤,刚刚病人儿子只是一时伤心,不是针对你,不要在意噢。”

    汤贝摇头,表示她没有在意。

    “你做得很好噢,官博上面第二期视频我们都看了,专业又易懂。”黄医生又表扬了她一番。

    汤贝笑了笑。

    “快说,找谁指导了?”黄医生眨了下眼,又问她。

    汤贝:“……”

    她转头看了眼沈时,沈时坐在椅子,握着手机,从会议结束到办公室几乎没有说话。不能让办公室里的他们发现有什么异常,汤贝尽量坦率地回:“我找了沈医生。”

    黄医生了然地一笑:“也对,你是沈医生推荐过来,他肯定要做好督促工作。”

    汤贝连忙点头,对……没错,就是这样。

    第二期视频转发率上千,还得到院长和黄医生他们的表扬,汤贝内心也有些高兴,好比付出有了回报。结果几乎所有人都夸她,只有丁医生提出了问题,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还是缺点东西,专业有余,内容却不痛不痒。”

    就算知道丁医生一向直言不讳,汤贝依旧红了红脸,开口说:“丁医生有什么建议吗?’

    丁昇转过身,也看向她问:“你在东院呆了那么久,自己就没有一些内心的感受?”顿了下 ,意有所指地看向她后面的沈时,再次说,“不要被专业带偏了,好的内容不是多专业,而是要深入人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