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三十二颗星(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关于分手, 季柏文其实早些时候就有想过, 只是这段时间他实在太忙一直拖延,加上舒瑶一直请假没有回来,用惯的助理突然不在身边,很多事情都需要他自己安排。

    然而,昨晚的分手却是偶然, 甚至可以说是程莹莹自己提出来的。昨天程莹莹约他吃饭,他没空拒绝,回来看到程莹莹等在他公寓外面, 面目含笑地望着他。

    他应该是喜欢过程莹莹的,不然当年不会选择和她交往, 但是两人能交往那么久, 却和多少喜欢没有关系。

    他在饭局喝了酒,程莹莹到厨房给他泡蜂蜜水,他坐在沙发看着捧着蜂蜜水走来的女人,有些恍惚当年他到底喜欢程莹莹什么, 就因为她够漂亮么?

    蜂蜜水温柔地送到他手里,他端着没有喝;程莹莹又给他按了起了额头, 他按住她的手,程莹莹停下来:“柏文……”

    他应了一声。

    程莹莹将双手后面绕过他脖子, 吻着他敏感地方, 然后小心翼翼又请求地在他耳边说:“柏文,我想要孩子了。”

    他伸手拨开了程莹莹,直到两人四目交汇;他揪了一下领带, 问她:“所以你今天去医院了?”

    一句话,像是湖上的冰块瞬间破裂,程莹莹也问他:“谁……告诉你的?”

    这个不重要。季柏文靠了靠沙发,又提了一件事:“早在上个月,你就取环了吧。”

    程莹莹面色有些白:“季柏文,你……”

    季柏文更加心烦意乱,瞧着程莹莹说:“原本环也是你自己要上,从头到尾我没有任何要求,现在你背后又来一套,不觉得很没有意思么?”

    季柏文说话一向不留情,不管对谁,也不管对方面色如何。

    程莹莹低了低头,良久沉默后开口说:“季柏文,你大概忘了,我是你女朋友……可是现在,我们哪还有男女朋友的样子?”

    季柏文转了下视线,薄凉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一盏落地灯上。

    程莹莹继续伏着身子,冷冷地说:“……有时候,我觉得我们更像炮|友,你觉得?”

    作为男人,季柏文最不擅长的事情就是怜香惜玉,程莹莹的话让他呵笑了一声,回答说:“如果你觉得这样定义更妥当,你也可以这样认为。”

    一个抱枕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上。

    季柏文拿开抱枕,结果程莹莹又上前抱住他,揪着他的腰身骂:“季柏文,你这个混蛋,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这样的戏码,真是太无聊了。季柏文抬了抬眸子,再次拨开程莹莹双手,嘲笑着又提了一件事:“你说我们不像男女朋友,我觉得也不太像。锦葵那张卡你又取了五十万对吧,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五十万……

    “程莹莹,你可别太贪心了。”季柏文说。

    程莹莹出声解释:“柏文,这事我跟你说过的……我想跟我朋友弄一个服装原创品牌,我跟你提过的啊……这笔钱,就当我从你这里借的,我后面会还你。”

    有时候,季柏文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难看,他看着程莹莹说:“没事,五十万我还是能给你……既然钱你拿了,就不用再还我。”

    程莹莹双唇突然发抖,叫了他一声名字:“季柏文……”

    “你不是觉得我们像炮|友么?那钱我就当做……花了。”季柏文注视着程莹莹的脸,然后将花了两字轻飘飘地送到程莹莹的耳里。

    ……

    程莹莹了解季柏文么?当然了解!他从来都是一个翻脸无情的可恶男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程莹莹干脆主动提了分手,临走前朝着靠在沙发的人,咬牙切齿地说:“季柏文,你这样的男人这辈子都不会有人真心爱你。没错,我就只爱你的钱,看在你的脸和你的身材没舍得分手。不然你觉得你值得我程莹莹这样对待?”

    季柏文仰靠在沙发,一脸的好笑。

    “你一定会后悔,会后悔的!”程莹莹再次放话。

    最后是“啪”的关门声,一切都安静了。季柏文推开面前的蜂蜜水,站起来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庆祝自己回到单身。

    话说,他有些明白沈时不找女朋友的原因,女人都太烦,不仅烦,还故作聪明,故作姿态……

    而爱情,本就是这个世上拿来骗人的笑话。

    原本昨天分手,对季柏文没有任何影响,没想到今天被贝贝提了起来。他并不想对贝贝说太多他和程莹莹的事,所以一直以来贝贝都觉得他和程莹莹是男才女貌相爱如初的一对。关于程莹莹自愿上环这种事,季柏文更不愿意说出来,毕竟他已经被沈时提醒过。

    可是,贝贝居然会觉得程莹莹怀了他的孩子这事就有些奇怪了。

    事实,季柏文刚刚的坚决语气也令汤贝感到奇怪,可是就算程莹莹没有怀孕,她哥的态度是不是也太令人心寒了?程莹莹不是别人,是他交往快七年的女朋友啊。

    就那么一句轻飘飘的分了?

    汤贝瞅着季柏文,面色缓了缓。她原本是想劝说,不小心才跟季柏文抬起杠,没想到一时气急,还丢了一副王炸过去。

    没错,汤贝这句“你还气我,我都长瘤子了”对季柏文而言,无疑就是一副“王炸”,完全杀他个措手不及。

    沈时一时没说话,季柏文已经自己猜了起来,贝贝虽然偶尔闹起来有些头疼,却不是一个会撒谎的人,所以到底怎么了!

    他想应该不是很严重,如果真严重沈时不会瞒着他不说。

    沈时没有迟疑太久,汤贝已经自己说了起来:“小瘤,很小的瘤。”看到季柏文真被吓到的样子,她还是自己解释一声。

    难道是……痣?季柏文看向汤贝左脸的褐色小痣。

    那还是要严重一些的。

    汤贝抬了下头,视线落在沈时这边,心想她刚刚这样戏多,沈医生会不会觉得她有些烦?

    “纤维瘤。”沈时徐徐开口,告诉季柏文说,随后加了两字,“良性。”

    季柏文顿时放松下来,看着汤贝问:“长哪儿?”

    汤贝神色微微别扭:“……我不告诉你。”

    季柏文再次看向沈时:“脑子吗?”

    “咳。”沈时看向面前已经羞愧的人说,“那倒没那么严重。”

    “乳腺纤维瘤?”季柏文自己问了出来。

    汤贝倏地抬起头,她哥怎么还知道乳腺纤维瘤?

    看来就是这个了。季柏文瞪了汤贝一眼,说出的话有些像老汤:“汤贝贝,我跟你说你……你就是每天泡面吃出来的!”

    汤贝嘴角抽了下,和方便面有什么关系?她哥真是甩得一手好锅,他不是一样很爱吃泡面么!

    “泡面的确要少吃。”沈时恰当地插入话题,眸光悠悠一转,看向季柏文说,“不过从中医来说,确实是肝气郁结气滞血瘀而成。”

    对面,汤贝点着头,没错!

    季柏文:……

    沈时:“所以,确实不能多生气。”

    季柏文正要开口。前面汤贝倾了下身,问沈时说:“沈医生,男性也因为生气长那个吗?”

    沈时有所停顿:“……也会。”虽然发生率没有女性高。

    “知道了。”汤贝默默地点了点头,看向季柏文提醒说,“所以哥你也注意些吧,同样爱吃泡面又爱生气。”

    总归是兄妹,汤贝虽然有意打趣,话里还是透着关心。季柏文有些说话不好听,依旧操心她的一切。

    只是分手这件事,没有商量。季柏文问:“你到底从哪儿知道程莹莹怀孕了。”

    都聊成这样了,汤贝也没有隐瞒,说了自己医院见到程莹莹,以及程莹莹对她说的话。

    “她说什么,你都信?”季柏文脾气又有些发作。

    “我当然信了,她是你女朋友啊。”汤贝反问季柏文,撇了下唇,“你们又不是刚交往,你们已经交往七年了!”

    季柏文没话了。

    ……

    汤贝真的没想到她哥和程莹莹说分手就分手,难怪昨天她给程莹莹点赞被拉黑。算了,汤贝虽然心里有些歉意,也不会因为这样跟程莹莹道歉或者为她做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