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二十六颗星(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汤贝眼神真诚地望着季子珊, 希望她能相信自己, 就算不相信她,也要相信沈时吧。她真的没有任何影射意思,她刚刚只是太得瑟了……

    幸好,沈时及时出现替她解释。

    只是沈时这样一解释,季子珊面色反而越发不好了, 低下头对沈时说:“我知道了,沈哥哥。”

    自从来到东院的MDT科室实习,季子珊都是叫沈时沈医生, 这会儿是她第一次以熟悉的方式称呼沈时。沈时立在洗手台前,望了眼季子珊, 又瞧了眼杵在前方的汤贝贝。

    有人就像是在幼稚园不小心踩了对方一脚, 等着对方原谅自己。

    不管如何,汤贝贝还是要跟季子珊说一声:“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

    季子珊还能说什么,只好回一句:“没事。”

    汤贝心里吁了一口气。

    季子珊依旧有些别扭, 有些事她心里很明白,的确她是靠关系才能来到这个汇聚着医院精英专家的MDT科室, 然而她不是奔着专家过来,纯粹因为沈时在这里。

    没想到, 汤贝贝却可以靠沈时来这里拍宣传片。

    森善是S大附属医院常年合作药企, 她爸爸更是同东院田院长老交情的朋友,她私底下见到田院长都是叫他一声田叔叔。上个星期她爸爸给田院长打电话,希望能照顾一下, 将她安排到新成立的MDT科室,田院长笑着说:“我说季林森啊,你可真会选地方。”

    她爸爸也不瞒着点,无所顾忌说出了她的心思:“老田你真误会我了……事实是我女儿喜欢的人在你们MDT科室,两人本身就是青梅竹马,感情很好。子珊她可真不是奔着科室,而是奔着你们医院的人……”

    听着她爸爸的话,她站在旁边又羞又急。

    田院长立马猜出来了:“噢,沈医生么?”

    “对,除了沈时还会是谁。”她爸笑得爽朗,问田院长,“所以这个忙要不要帮?”

    “帮,必须帮,硬着头皮也要帮啊!后头我还要过来喝喜酒呢……到时候可别忘了我这个月老。”

    虽说是朋友帮忙,后面她爸妈还是邀田院长来她家吃饭;她妈还特意准备的几样谢礼;田院长一番推脱,无奈地带走了礼轻的那一袋;临走前开着玩笑说:“林森,不是我跟你客气,是你们要我晚节不保。”

    ……

    如果她这样不是走关系,什么才算是走关系?从头到尾季子珊都非常清楚自己是靠关系进来的,她不介意一块进来实习那些人的眼光,他们私底下的讨论,偏偏很在意汤贝贝的态度。

    就像她妈妈,也在意着那位叫善善的女人。森善森善,汤贝贝的妈妈是她爸爸初恋和前妻,也是她哥季柏文的亲生母亲,却同她季子珊没有任何关系。

    小时候她见过那个女人一面,气质清清冷冷,不像她妈妈那般贤妻良母。后来她无意间听说,那个女人再婚嫁给了一位厨子,同厨子丈夫在周庄开了一间小酒楼。

    汤贝贝就是那位女人和厨子丈夫再婚生的女儿。因为这复杂的关系,她和汤贝贝拥有着同一个哥哥。

    所以汤贝贝为什么会认识沈时,还能借沈时来医院拍片,毫无疑问是她哥的关系。

    哎!

    汤贝打算离开肿瘤MDT科室办公室,刚刚的小碰撞对她来说没什么,只是季子珊回到办公室一直闷闷地低着头,她看了也有些小别扭,捧着摄像机,对沈时说:“我再去熟悉一下医院。”

    沈时没有拦着,就在这会丁昇也要去巡视病房了,拿起记录本对她说:“知道哪里故事最多么?跟我来。”

    汤贝立马点了下头,跟上了丁医生。

    东院不仅建立了肿瘤MDT研究团队,同时配备了MDT的病房;病房位于东院最后面的10号楼,一共8层,以“专家联合会诊”和“无间隙优质服务”收治各个病种的肿瘤病人;里面更有专业的肿瘤护理团队。

    汤贝知道10号楼,却不太敢过来。作为一个普通人她也非常畏惧一些东西,比如生死,比如痛苦。

    过来的时候,汤贝问丁医生一个问题:“丁医生,你每天在肿瘤科工作,会不会很压抑?”她看过他的《人生浮华》,看完后就觉得特别压抑。

    丁昇走在前面,脚步有所放慢,然后说:“刚来到肿瘤科的时候会很压抑,后来就习惯了……怎么,沈时没跟你交流过这个问题吗?”

    汤贝摇摇头,她只是刚刚心有感触才问问。

    丁昇又说:“从医生的角度来看,肿瘤同其他病并没什么区别。”

    “那你以前有压力的时候,是怎么释放呢?”汤贝继续聊着天。

    丁昇转了下头,看着她,理所当然地回:“写书啊。”

    “……噢。”

    汤贝跟着丁医生来到病房,原本冷硬如钢铁般的丁医生,见到病人之后完全柔软下来,他除了询问病人情况,还会同病人聊两句。比如6床的一位病患从床头拿出来一本《人间浮华》,递给了丁医生说:“丁医生,给我签个名呗。”

    丁昇接过书,颇有风度地在书里扉页留下“大丁”两字,然后还打趣地问病人:“知道我的笔名为什么叫大丁吗?”

    病人笑咧咧:“因为你姓丁呗。”

    “不,因为大丁签名简单。”丁医生回话,然后把《人间浮华》还给病人,接着又看了看床头放着的最新影像说,“最近治疗效果不错,争取明后天出院,好给别人腾床位。”

    病人一脸的心满意足。

    原来肿瘤病房也没有她想象得那么可怕,汤贝亦步亦趋地跟着丁医生,来到电梯里。

    汤贝问:“丁医生,8楼都是肿瘤病人吗?”

    丁昇:“对。”

    汤贝看了看电梯显示的按钮,旁边丁医生突然开口说:“医院是最有人味的地方,也是最有钱味的地方。”

    汤贝有些不明白,丁医生按了最上面的按钮,口吻幽幽地说:“比如最上面的特级病房,不是一般人能住上的。”

    汤贝点了下头,然后丁医生又说,“下面的病人担心自己能不能有床位,上面的病人担心我们这些专家医生是不是靠谱。”

    丁医生真是吐得一口好槽。汤贝抿了一下唇,倒是明白了丁医生为什么能写书,因为他有一副比大多数人敏感又倨傲的灵魂。

    她跟着丁医生来到最上面的病房,这里顾忌就比较多,她没有跟着丁医生一块进去,就等在外面长廊,看看墙面的挂画;就在这时,最前面病房走出来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汤贝一时没留意,迈着脚步同他相交而过,然后被叫住——“贝贝?!”

    汤贝转过头,看向叫她的中年男人,认了认人:“……季叔叔?”

    对于善善的初恋,老汤的情敌,季柏文的亲生父亲,汤贝当然能认出眼前中年男人是谁。毕竟小时候她哥住在周庄,季叔叔每年都会来周庄两趟;过来的时候还会客气地给她买点礼物。

    小时候她不太懂事,心里还挺盼望季叔叔来周庄,因为有礼物拿每次见到季叔叔比季柏文还热情,一口一个季叔叔……现在想起来,那会她家老汤心里多憋啊。

    老汤表示:不憋不憋,他有个那样可爱又大方的小闺女,得瑟着呢!

    毕竟在肿瘤病房看到季叔叔,汤贝难免有些想歪,面露一丝复杂说:“季叔叔……你怎么了?”

    季林森笑了笑,解释说:“我有个故友父亲在这里,刚好今天来东院一趟,顺便过来看看他。”

  &nbs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