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十六颗星(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时回了一趟家。回家之前,他打了一个电话到家里,家里的座机号码多年未变,比起用手机,父亲更爱用座机联络。

    骨子里,他和父亲性情如此相似。用他母亲曾经的话说,你们父子两人简直一模一样。

    电话里父亲说:“难得回来一趟,吃个饭吧。我让岳阿姨多做两个菜。”

    “好。”

    他们父子两人,已经好久没有好好坐下来吃顿饭了。

    现在沈家除了父亲,还有一个做事的阿姨,姓岳,五十多岁体型偏瘦小,说话口音带川话,见他回来笑得很热情,就是不知道怎么称呼他好,双手擦着围裙朝他说话:“你就是沈教授的儿子吧,你们父子两长得真像,我听沈教授说你在美国当医生,好厉害的!”

    沈时开口:“岳阿姨你好。”

    “好呀好呀。”没想到刚回国的沈医生能叫出自己的姓氏,岳阿姨咧着嘴,想到什么,语气期盼地说,“那个沈医生……等会你可不可以帮我看一份病历报告,我老家那位……哎哎,如果你没空,也没关系哒!”

    “没问题,等会拿来就好。”沈时说。

    岳阿姨连忙道谢:“谢谢谢谢……我真是找了一个好人家做事。”

    沈时上楼,见了自己父亲,沈章平教授。父子两人好久未见,反而没什么话说,便说起了一些家中琐事。哪像以前每次聊的都是专业知识,然后旁边母亲头疼又无奈地说:“我说你们父子俩能不能聊些别的,每天各种分子式,无不无聊呦。”

    沈时看了眼挂在墙上母亲的照片,坐在书房的老式单人扶手沙发上;沙发茶几上放着两杯茶,沈章平对儿子解释说:“下午老季过来坐了会。”

    沈时点头。他父亲书房的窗户朝着的方向就是季家,两家都是红白色老式的三层小楼,前后两个花园。一年半未见,沈教授真的爱说琐事了,指着外面重新粉刷过的房子说:“今年物业重新粉刷了外墙,我们这二十多年的房子,看起来都像新小楼了。”

    “不过这房子当时建得一般,防水什么做得都不太好,今年春天你房间墙面有些渗水。我已经找工人重新做了防水,但是你以前一些书资料课本什么的,我一时没注意导致它们受了潮……不过你章阿姨全搬到三楼平台晒了一遍,然后按照原样放回了你的房间。”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毁坏,资料书籍太多,等会你要自己看一看。”

    絮絮叨叨,语调缓慢,沈时听着自己父亲说着话,内心十分平静。隐隐约约,又觉得自己空荡的胸口仿佛像是刮进了风。沈家父子两人,从来都是理性思考感情寡淡的人。

    楼下,岳阿姨做好了晚饭,性子直爽地朝他们喊了两声。

    “这位岳阿姨是上个月才来的……你章阿姨的儿媳妇生了一对双胞胎,回老家带孙子了。”沈父又对儿子交代了一句。

    沈时出声说:“我有时间去看一趟章阿姨。”

    晚饭,沈时陪父亲喝了两口酒,这酒也是季叔叔送过来,老年份的茅台。瓶身的“茅台”两字已经脱落得只剩下一个口字。旁边的岳阿姨热情地给他介绍菜色,然后不停地问他合不合胃口。

    沈时有些抗拒不太熟人的热情。

    饭后,岳阿姨拿出了一份病历和一袋影像资料,双手紧张地递给他:“沈医生,要不你现在就帮我看看吧,老家医生建议我们做手术,手术费要三万多……我们不懂也没底。”

    沈时先看病例,然后仔细观看全腹CT影像显示的图像,这六张影像时间显示已经是三个月前做出来的。

    ……

    “沈哥哥。”

    沈时走出家里大门,一道清亮的女音叫住了他;沈时抬头看向对面的人,回应了一声:“子珊。”

    “好久不见了,沈哥哥。”季子珊扎着马尾迎面走来,身上是一套白色运动衫,脚上穿着同品牌的白色运动鞋。

    “出门跑步?”沈时问。

    “……对。”季子珊点了下头,顿了顿,站在花园石阶柱子旁问,“沈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时回话:“有几天了。”

    季子珊抿了下唇,望向沈时说:“沈哥哥,我爸妈已经同意我去加州留学交换了。”

    “恭喜。”沈时说。

    没想到只得到一声没有任何迟疑的恭喜,季子珊低下头,眼神闪躲了片刻,再次抬起头,嘴边的笑意也有些变化:“但是,我决定不去了。”

    沈时没回话。

    季子珊笑了笑,若无其事地说:“我听沈伯伯说,你要回来工作了对吗?”这句话完全表明了她为什么又突然决定不去加州大学交换的原因。季子珊说出这句话,甚至带着一丝勇气。

    沈时一时缄默。

    季子珊突然很紧张,转了下头,然后她听到沈时开口说:“你应该自己想清楚,不要意气用事。”

    这就是沈哥哥给她的建议,简单的两句话。明明他能明白她心里想法,清楚她为什么要去加州大学交换,也清楚她为什么放弃加州大学交换名额。

    季子珊心里有些失落,但也没办法多说什么,她想起了另一件事,尽量大方地问出来:“沈哥哥,你是不是也认识了……汤贝贝?”

    “嗯。”沈时没有隐瞒,“我们在洛杉矶认识的。”

    “我知道。”季子珊眼底漫上笑意,主动说,“我哥说她腿受伤了,刚好住进你们医院。”

    沈时没有往下接。

    季子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很想知道沈时对汤贝贝的看法,想听听沈时是如何评价汤贝这个人,她抿了抿唇,组织下语言,语气活泼地问:“汤贝贝长得漂亮,沈哥哥是不是也很喜欢她?”

    沈时没有作答。

    季子珊问完也觉得自己刚刚问得毫无逻辑,还不如直接问沈哥哥对汤贝贝的看法。

    “那你对汤贝贝这个人,怎么看?”季子珊直接问出来。

    人和人不一样,前两天汤贝贝问他同季子珊熟不熟,问得试探却心思明确,他完全能领会汤贝贝心里想法。现在季子珊也问他对汤贝贝看法,即使问得直接,话里还是藏着话。

&n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