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十颗星(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无疑,沈时肯定是看到了什么,才会如此冷厉和严肃,一定要她将笔记本电脑给他。

    偷拍男人换衣服和偷看小黄|片哪个性质更严重?汤贝觉得是前者,如果说前者是一个道德人品问题,后者只是一种自我需求,最多展现了一点个人兴趣而已。

    当然两者的共同点,她都是一个女流氓。

    反正都要变成女流氓,后者解释一下可能还有机会变成艺术鉴赏,前者越挣扎说不准女流氓直接向女变态靠近了。

    汤贝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硬生生地将偷看沈医生换衣视频变成了她刚刚只是在观看小黄|片,一口咬定她电脑视频里的男人根本不是沈时他本人,而是颜色艺术片里的男主角。

    就算……看着很像。那也只是纯属巧合而已。

    万万没想到是,她的情绪因为张安硕的上前劝说出现了波动,张安硕是这样说:“不就是……看个片子吗?时哥,汤妹还小,有点好奇心很正常……很正常……”

    对啊,她不就是看个片子吗?沈时有必要如此不给她颜面吗?她做人不要尊严啊!顿时紧张,害怕,委屈,羞愧……各种情绪冲击汤贝已经不堪一击的心理防线,她委屈地哭出了声。

    她要回国!卷铺盖回国! 连夜卷铺盖回国!

    沈时:“……”他还能说什么。

    两分钟后,汤贝脑袋后仰地半靠在沙发上方,然后用一张手帕纸挡住自己的眼睛;大脑回想她哭出声时沈时看她的眼神,好像对她说:怎么还有理了?

    汤贝吸了吸鼻子,谁让她鼻血来得那么及时呢。

    张安硕从厨房取来了冰袋给她冰敷,汤贝装作意外地说:“那个鼻血……一定是这里气候太干了。”

    张安硕忍不住笑了笑:“对……洛杉矶常年干燥少雨,空气的确比较干。”

    汤贝知道张安硕笑什么,不再解释。

    张安硕并不放过她,还以前辈的口吻说了起来:“汤妹,咱们以后少看点那种片喔……伤身。”不远处沈时突然瞥了他一眼,提醒他不要再提看片这事,可能是怕汤妹再次娇羞。

    张安硕可不这样认为,刚刚汤妹那理直气壮的口吻,一看就是一个性情中人,怎么会因为他区区几句揶揄娇羞呢。

    汤贝的确没心思做娇羞状,就是有些无语,偏了下头回张安硕说:“……我还年轻,跟你不一样。”

    瞧,这才是汤妹嘛!张安硕又是一声笑。

    汤贝拿下了遮挡眼睛的纸巾,视线对上笑个不停的张安硕问:“难道张医生没看过人体艺术片吗?”

    “看过,当然看过。”张安硕说,想了想道,“我连福尔马林里的人体都看过,别说活体了。”

    汤贝:“……”

    忍不住,她偷偷找了找沈医生的身影,想看看他是不是信了自己。说实话,她自己都快信了自己了呢。

    沈时已经离开了客厅,来到露台,他将今晚换下的衣服放进洗衣烘干一体机,然后注意到了放置角落的三脚架,和上面再次转头对准自己的摄像头。

    他上前,关掉了摄像头;顿了下,又拿起摄像机……

    他没觉得汤贝贝是故意偷拍,是自己没注意才入了镜。只是……沈时回想了刚刚无意看到的视频画面,和汤贝贝演技般的鼻血,不由一阵头疼。季柏文说自己妹妹有些闹,还真不是客气话。

    不管沈时信不信自己,汤贝还是有些心虚,一时半会不敢直面沈时,只要视线不小心碰到,立马撇开。

    张安硕敏感地察觉到公寓气氛的变化,尤其是汤妹每次撞到沈时便自动绕开……看来沈医生真的吓到汤妹了。不过也奇怪啊,按照沈时的性格如果看到汤妹在看不可描述的东西,应该不会出声制止,反而还会替汤妹把门关上才对啊。

    沈时:……

    夜里,汤贝检查摄像机,才发现沈时关掉了摄像机的自动找人模式。但是,他并没有直接关掉拍摄。

    汤贝自己关掉了摄像机。

    哎,看来她还是没能骗过沈哥哥啊。如果之前汤贝靠演技战胜了内心的娇羞,此时此刻面对沈时留在摄像机里的提醒,她真的脸红了。

    要命,她要怎么办啊。

    汤贝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实在是难以入眠。她重新打开了电脑视频,快进到了沈时脱衣这段——不管如何,她要将这段删除。

    只是决定删除,汤贝再次认识到自己的无原则。因为点击删除之前,她又将这段视频反复地看了几遍。

    反正罪都下来了,她看一遍是看,看十遍也是看……

    人性总是充满着各种弱点啊。

    后半夜,汤贝在自我反省中入睡,迷迷糊糊中有人对她说:“既然你喜欢看,我就给你看个够……”

    沈医生的声音?

    一阵冒汗,汤贝霍然睁开眼,原来是做梦;看了看时间,凌晨不到四点。她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瞧梦里的沈医生将她吓的。

    “H□□e ever seen the scene of Los Angeles at 4am?”科比曾问过记者有没有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汤贝起来拍了凌晨四点的洛杉矶照片,发了朋友圈。

    难得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她也见过。

    为了戴罪立功,汤贝早上煮了粥,分别做了西式和中式两种早餐,然后整齐地摆放在餐桌,等待沈医生和张医生用餐。

    “汤妹,你不用这样吧……”张安硕惊讶道。

    汤贝从来不是逃避性格,做错了事情就乞求原谅呗,说一句对不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